《儒学:一字出,众生臣服》苏东山苏沛_(儒学:一字出,众生臣服)完结版在线阅读

qwe 11 0

》》》点击全文阅读《《《

《儒学:一字出,众生臣服》苏东山苏沛_(儒学:一字出,众生臣服)完结版在线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古代言情小说儒学:一字出,众生臣服是大神“西原公子”的代表作,苏东山苏沛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驾,驾,驾!”苏东山跨马提弓,身穿玉髓明光甲,原地驰骋,如坐摇摇车这么做兀自不过瘾,他又作勒马挽弓状,大声呼喊:“来将可留姓名!”这一通操作下来,直如策马驰骋疆场的百战将军,好不快活一旁苏沛没搭理他,原地怔怔出神“竟然如此简单!”苏沛作为儒修,也是从儒生过来的,自然也学过“雉兔同笼”后来到他成了夫子、院长,也给学子讲过术算,也从未想过可以用“剁足法”来算且“剁足法”只需算一次“剩余的都...

第12章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原来如此!”

苏东山恍然。

不是“君”字气象小,而是自己修为低,不足以显化“君”的完整气象。

但他还是觉得“君”字华而不实——好说、好听,但不好用。

左手印能干什么?

当板砖用?

右手大钺呢?

也华而不实。

这年头想要砍人,不是刀就是剑,哪有用大钺、大斧这种仪仗队才用的玩意?

苏沛看着“君”字气象,却是两眼放光。

我儿何德何能,二品就修出本命字!

我苏沛何德何能,竟有这样的儿子!

不对,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孩子会打洞。我苏沛有本命字,生的儿子修出本名字是应该的!

如此一想,再看儿子,倍感亲切。

苏沛终于松手:“好了。”

而随着他这一松手,苏东山身上的气象也如潮水退去,复归一印、一杖,寒酸无比。

苏东山索性收了本命字气象,心底想着自己何时能显化出刚才那种气象。

撇开实用性不谈,刚才那一套行头的逼格还是很高的。

苏沛也恢复镇定,微笑问道:“明白了?”

苏东山点头:“嗯,明白了。”

哪知道苏沛却摇头:“不,你还不明白,看好喽!”

说着,他抬手写出一个“沛”字,屈指一弹,“沛”字扭曲、变化,化为抽象的一滴水,外加一片草木。

白底黑样,粗陋至极。

就在苏东山疑惑不解时,苏沛又写了两个“沛”字,再次演化。

其一“沛”字中的“水”、“巿”分别化成了一片水泽跟树木。

二者也有了深浅、颜色、高低等区分。

其二“沛”字则化作了一条弯弯河流跟一片葱茏绿林。

河水潺潺淙淙,叮咚作响,鱼虾在其中若隐若现。

绿林迎风招展,鸟叫虫鸣声不绝于耳。

“这是……”

苏东山挠头,不明白老爹要表达什么,殷切看向老爹。

苏沛十分满意。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自己儿子跟前有身为八品大儒的自豪感!

“你现在看到的,是本命字的四个层次。”

“四个层次?”

“嗯,你也可以将其视作本命字由低到高的品秩。

因本命字品秩晋升如作画,故每一层都以画技命名。

其一为白描。

这一层的本命字如作画不施丹青,只有本意,对儒修来说,如地涌泉水,尚未成溪。

能够在儒修修炼时加速浩然气运转,却无法术、神通可以施展。”

“其二为着彩,又名具形。如作画中的工笔、重彩,注重其形。

这一层的本命字如泉水出源,形成溪流。

本命字则经过吸收与之相近之属的天材地宝,可以让儒修运转浩然气出现加成。

也可以施展法术。

天资高的儒修或者本命字气象大的,甚至可以施展部分本命字自带的神通。”

“其三为形神兼备。

这一层的本命字已成江河,气势、磅礴大小不一,与儒修本命字自身的气象、炼化天材地宝的品秩等都有关系。

到了这一层,本命字已然具备一种或数种神通。

修为高的儒修或者本命字气象足够大的,运用此种神通,可造就天时、地利气象,改人心向背。”

“其四,为写意。此时的本命字已然超脱于最初气象的范畴,归于道,道则通万法。

是以处在这一层的本命字可以囊括所有与之相关的道、法、神通。

真正可以做到一字出,万法破,神魔辟易。

可以做到翻江倒海,通天彻地。”

苏东山听得心神激荡。

谁不想长生不死?

谁不想屹立山巅?

谁不想伸手入碧落,跺脚踏黄泉?

他细细观察周围的竹林、烟雨,忍不住问道:“爹,你的本命字应该在形神兼备这一层吧?”

“那是自然!”

苏沛自傲一笑,“你爹可是东海六院最年轻的八品!修出本命字也是六品时就修出来的!”

顿了顿,他又笑道,“不过你小子二品就修出来,只待将来修为足够,公之于众,你将是除至圣先师外,最早修出本命字的儒修!

我苏家也将因你而也名扬天下!”

苏东山这才意识到自己二品就修出一个本命字是何等“妖孽”之事。

但他的“妖孽”可不止于此——他有四个本命字!

不过这种事是肯定不能让旁人知道了。

一个本命字已让苏沛等人如临大敌,想方设法钻书院的空子。

一旦他们知道自己有四个本命字,估计不是震撼,而是惊吓了。

万一再有心怀不轨之人抓他去切片研究,那乐子可就大了。

“严防死守,严防死守……”

苏东山在心底反复提醒自己。

苏沛眼见苏东山神色凝重,以为他受到自己一番话的鞭策,生出了上进之心,欣慰点头。

他重重拍了苏东山肩膀:“行了,今天先到这里。

至于修炼、补考的事,明天再说。

你先洗洗,我去让你娘弄些酒菜。

大喜的日子,必须喝两盅!”

苏东山点头答应。

仅仅一天时间,自己经历实在匪夷所思。

他得好好消化这些信息。

而且一天的折腾下来,他也确实累了。

身上也有淡淡的湖水腥味,的确该洗洗,换身衣服了。

苏沛收了小天地,周围果然是书房布置。

笔墨纸砚、书画把件,一应俱全。

看上去与他印象里的古代儒生没什么两样。

苏东山松了口气。

双亲俱在、父慈子孝,有身份,有前途……

算不得天胡开局,却也超越了绝大多数的穿越者。

再配上脑子里的知识储备,身体里的三色小鱼,前途大大滴亮。

他嘴角上扬,跟着苏沛出了书房。

苏沛双手负后,喊了一声:“小艾。”

“在的,老爷!”

一个身材扁平的少女忽然出现。

“去给我儿准备热水洗澡。”

“是,老爷。”

少女飘飘忽忽,转身离去。

苏东山看得头皮发麻。

这少女走路没有声音,身子也跟风筝一样飘飘忽忽。

“鬼,鬼啊!”

苏东山忍不住喝了一声。

苏沛诧异回头:“鬼,哪儿呢?”

苏东山就要抬手指着那个叫“小艾”的,猛地激灵灵一个哆嗦。

糟了!

记忆里有关于这个“少女”的——她是符篆人偶!

不会要露馅了吧?

小说《儒学:一字出,众生臣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