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说表妹软玉娇香(沈云婉魏寒洲)_表妹软玉娇香(沈云婉魏寒洲)热门网络小说

qwe 23 0

》》》点击全文阅读《《《

《表妹软玉娇香》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沈云婉魏寒洲是作者“楮墨画鹤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双洁 甜宠 宅斗 纯古言 双向暗恋 破镜重圆 追妻火葬场】沈云婉初来上京城,只想安稳的做镇北侯府表姑娘。一朝阴差阳错,她竟和还未说过几句话的大表哥魏寒洲缠绵了一夜,此等丑事若是曝出,她定会名声扫地被赶出去,幸而魏寒州事后不记得对方是自己。还不等沈云婉松口气,魏寒洲的态度却日渐微妙……上元佳节,沈云婉登高挂灯祈福,不小心跌落,谁知却被魏寒洲接住。他搂着她盈盈一握的腰身,眼眸晦暗:“婉儿腰肢如此娇软,似是有些熟悉。沈云婉推拒:“娇软美人多的是,表哥搂过也属正常。后来她被姊妹陷害,魏寒洲打跑了想要玷污她清白的男人,俯身去擦她嘴角的血:“婉儿身上香味颇为独特,似乎在哪里闻过?“这香许多人用,闻过也正常。“确实,可这娇娇轻喘,表哥却只听过一次。魏寒洲对她越发亲密……沈云婉只觉得自己被他的深情大网层层裹住,就在她准备坦白一切时,却听见魏寒洲的友人说道:“三月赌期已到,你那表妹已然上勾,魏兄手段果然了得啊。沈云婉脸颊顿时失了血色,手不由自主地搭在那已显圆润的肚子上……...

主角沈云婉魏寒洲出自古代言情《表妹软玉娇香》,作者“楮墨画鹤”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魏寒洲走到沈云婉面前,表情晦暗:“走吧,表妹。”沈云婉只觉得魏寒洲是故意的,那表妹二字从他口中说出来,听在她耳朵里就像变了味儿。她带着春雨跟在魏寒洲身后,魏寒洲却转身对春雨吩咐:“先去给你主子准备些热水和衣裳。”春雨咬了咬唇,心知魏寒洲这是要支走她,但她又不能反抗,正愣着不动时,沈云婉便开口道:“...

完整版小说表妹软玉娇香(沈云婉魏寒洲)_表妹软玉娇香(沈云婉魏寒洲)热门网络小说-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表妹软玉娇香 在线试读


“那你倒是说出个像样的理由来。”刘韵荷微微眯起眼睛,转身朝她走去,身上当家主母的气场散发出来,压迫感极强:“你真以为,随便拿出个理由来搪塞我就能糊弄过去?”

魏桐月被吓得微微颤抖,双手拉住王初霞的胳膊,紧咬牙关,不敢再说话,王初霞只能硬着头皮开口:“大夫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再说了,沈云婉还没解释她和那铺子东家的关系,岂能听信她一面之词?”

王初霞狠狠瞪了一眼沈云婉:“说不定就是她自知丢脸,想反咬月儿一口,商贾之女,就是爱使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王初霞,你说话三思……”李青淑忍无可忍,虽然商贾地位确实比不得官家世族,但王初霞这明晃晃的贬低,不就是在践踏她的尊严和脸面吗?

毕竟这里,只有她们姨侄两人出身商贾家庭……

魏桐月也含泪嚷嚷:“没错,沈云婉她自己和野男人有染,却又来嫁祸于我……”

“云婉已经说过,我与铺子东家未有任何瓜葛。”沈云婉平静开口,魏桐月却道:“那你为何这么晚才回府?若不是你与男人厮混耽误了时间,怎可能会如此晚!”

沈云婉刚想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她总不能直接说自己被调戏了吧,那样虽然不会坐实魏桐月的话,却也大差不差了,毕竟她现在这个样子,很难让人相信是清白的。

见沈云婉犹豫,王初霞赶紧抓住机会:“大夫人你看看,沈云婉这分明是做贼心虚!若问心无愧,请人作证啊,谁又能作证她没有与人苟且?”

“我能。”

一道清冷的声音撞进众人耳中,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魏寒洲裹着披风缓缓而来,看着站在门口的众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看来还挺热闹。”

刘韵荷蹙眉看着自家儿子:“洲儿,你方才的话是何意?”

魏寒洲轻笑,看了看默不作声的沈云婉:“方才听三叔母说,要让云婉表妹请人作证,我可以作证。”

“此话怎讲?”刘韵荷放松了神情,方才她还有些提心吊胆,如今有自家儿子作证,那沈云婉便是清白的了。

魏寒洲简单讲了一下沈云婉遇歹人的经过,又着重强调:“我到的时候那歹人将要行凶,不过见我过来又跑了。”

他的言外之意便是,沈云婉一根手指头都没被人碰过。

春雨听着魏寒洲这话说得风轻云淡,不由得在心中默默汗颜,什么叫见他过来就跑了呀,分明就是大公子打跑的。

刘韵荷听完点了点头,伸手招沈云婉过来,拉住她的手:“下次出门的时候就带几个护卫一起,今日若不是洲儿到得及时,指不定会出什么大事,孩子你受委屈了……”

沈云婉摇了摇头:“感谢大夫人相信云婉,云婉哪里有什么委屈。”

刘韵荷非常满意沈云婉的回答,见她穿得单薄,便看向魏寒洲:“洲儿,你先送云婉回住处,至于你……”

她看向魏桐月,后者往王初霞身后躲了躲:“好好交代,到底是去城西做了什么。”

魏寒洲走到沈云婉面前,表情晦暗:“走吧,表妹。”

沈云婉只觉得魏寒洲是故意的,那表妹二字从他口中说出来,听在她耳朵里就像变了味儿。

她带着春雨跟在魏寒洲身后,魏寒洲却转身对春雨吩咐:“先去给你主子准备些热水和衣裳。”

春雨咬了咬唇,心知魏寒洲这是要支走她,但她又不能反抗,正愣着不动时,沈云婉便开口道:“无妨,让她跟着也可以。”

“是吗?”魏寒洲走近一步:“难道表妹这么喜欢穿凌乱的衣物?”

“……”

沈云婉无言以对,魏寒洲已经开口:“去吧,给你主子好好准备。”

春雨无法,只得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二人相顾无言,魏寒洲转身走在前面,沈云婉隔了两步跟在他身后,魏寒洲以为她跟不上自己,便放慢了脚步,谁知沈云婉也放慢脚步,总之两人之间距离就是隔了两步之遥。

魏寒洲发现了这一点,加快了步子,沈云婉赶忙跟上,却不想他突然停下,来不及躲避,直接一头撞进他怀里。

沈云婉大惊,赶忙想从他怀中退出,却被魏寒洲一把搂住纤腰:“你在怕我?”

“没有……”沈云婉别开头不与他对视。

魏寒洲却上手将她的脸扳向自己:“那你为何不敢看我?”

“表哥丰神俊朗,云婉岂敢多看。”沈云婉在魏寒洲抱着自己腰的那一刻就开始脸红,此时被他抚着脸,更是红得厉害。

魏寒洲自然是感觉到了,但他却打趣她:“表妹可是感染了风寒?怎的脸泛红了?”

被对方发现端倪,沈云婉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咬了咬唇,强忍着泪水不肯说话,就如一朵沾了露水的桃花一般。

魏寒洲看见她委屈的神色,皱了皱眉:“方才在门口还一副倔强模样,怎的到了我面前还如此委屈了?我又没有欺负你。”

沈云婉偏头不理会魏寒洲,他蹙着眉,看不得她委屈的模样,自怀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一个小盒子。

魏寒洲拿手指在小盒子里抹了一下,沈云婉灵敏的嗅觉已经闻到了一股玉兰清香,虽然好奇,却也坚持着自己的态度,没有转头去看。

直到魏寒洲手指又触到自己的唇,沈云婉条件反射的躲开,却引得魏寒洲拧紧了眉,只听得他低着声音道:“别动。”

说着,又将沈云婉躲开的脸扳回,手指轻柔的抚上她唇上伤口,在上面打转。

“下次就别再咬了,会疼。”魏寒洲替沈云婉涂好药膏,这才发现沈云婉正睁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让他不由得低笑。

沈云婉轻哼一声,瞪了他一眼,魏寒洲却觉得此时的沈云婉可爱极了,雪白的腮帮子鼓鼓的,眸中星光点点,让人忍不住捏一捏她的脸。

特别是那红唇,因为上了药而泛起光泽,此时又因为生气而略微嘟起,看得魏寒洲心中莫名躁动。

小说《表妹软玉娇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