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破镜,疯批强制重圆(江言程江岁愉)热门完结小说_免费阅读两次破镜,疯批强制重圆江言程江岁愉

ying 12 0

》》》点击全文阅读《《《

《两次破镜,疯批强制重圆》主角江言程江岁愉,是小说写手“蓝紫荆所写。精彩内容:他们的关系暴露后,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逃出国。她狼狈离开,完全不在意他的感受。第二次,她还想撩他,撩到就打算跑路,故技重施。可这一次不一样了,他黑化了。“你这次跑不了了,你该如何补偿我。...

完整版小说推荐《两次破镜,疯批强制重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江言程江岁愉,由作者“蓝紫荆”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江岁愉:“真不好意思啊,下次我请你喝饮料”白菊花这种有多种寓意的花,根据某种用途,撞了人其实还挺不好的话音刚落,一个戴着墨镜的黑发潮男走了过来,把贺豫霏拉到身后,张嘴就是阴阳怪气,“明知道手里抱着不吉利的花还不小心,能不能长点心,万一真把我姐撞倒了怎么办,她身体不好,进了医院谁负责?”挺帅气一个男生,就是看起来脾气不好自己有错在先,江岁愉还是道歉:“真是对不起,我下次一定小心”男生摘了墨镜...

两次破镜,疯批强制重圆(江言程江岁愉)热门完结小说_免费阅读两次破镜,疯批强制重圆江言程江岁愉-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两次破镜,疯批强制重圆 精彩章节试读


江言程力气大,她挣不开他的手。

他太大胆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抓她的手……实在可恶。

老太太注意到她的动静,把话头说到她身上,“还有小愉,我走了也要多回家住,不用拘束,有事就找管家,把这儿当自己家。”

“奶奶,我会多回来的,您去了那边一定保重身体,不用担心……我。”

江岁愉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顿了一下,江言程恶劣的挠了下她的手心,害得她差点失声。

许是心虚,江岁愉一点都不敢抬头看老太太,说完就低下头,余光瞥向旁边的人,面色恬淡,身姿挺拔,姿态优雅。

如果不是他手上得寸进尺的动作,江岁愉还真就被他那副端方的模样骗了。

江岁愉继续夹餐盘里的青菜,江言程骨节分明的手突然强势挤进她五指,两人十指相扣。

老太太突然道:“小愉,别只吃面前的菜,多吃些肉,要营养均衡。”

老太太说话的瞬间,江岁愉打了个冷颤,吓得手心都发了冷汗。

偏偏手还被宽大温暖的大掌交叉握着,对方一点放松的意思都没有。

实在过分。

江岁愉不明白,他明明有轻微洁癖,为什么非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些见不得人的私下勾当。

江岁愉有点生气,应完老太太,刚想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解救出来。

老太太却又出声:“言程——”

江岁愉吓得几乎要从座位上弹坐而起,甚至想到了两人奸情被揭发的后果。

“把你面前的排骨给小愉夹点,她太瘦了,得多吃点。”

江言程眉峰微挑,握着她满是手汗的手更紧,用公筷挑了块最大的排骨,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

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一丝亲近,“吃吧,别辜负奶奶的关心。”

“谢谢。”

江岁愉声音小如蚊蝇,试着甩开他的手,他的力气反而更大。

饶是不咸不淡的话,还是引起了对面大小姐江言遥的注意。

江言遥放下筷子,用手支着下巴,看了眼紧张的筷子都快拿不起的江岁愉,又狐疑的看向自己冷淡薄情的堂哥,“哥,你变了,之前奶奶让你给我夹菜,你只会回一句自己没长手?”

江岁愉心跳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努力挣开他的手掌,哪想对方越握越紧,还把她的手放在了他大腿上。

硬邦邦的肌肉,很结实。

江岁愉窒息之前,听到旁边的人淡声道:“那是因为大小姐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江言遥被气到了,嘴巴一撇,蛮横道:“哥,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在自己家还要客气,这是我家,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看有些人才是要更客气一点,得有自知之明,更要知道知恩图报四个字怎么写,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真正的家。”

江言遥把“知恩图报”四个字咬的很重。

说的是谁,只要有脑子,都能听出来。

江岁愉头更低了点,浓密的睫毛微阖,看着餐盘里色泽极好的排骨。

她有点头疼的想,如果这块排骨是江言程夹给江言遥的该多好。

老太太刚要发话,江言程撂了筷子,往椅背上一靠,另一只手明目张胆的覆上江岁愉几乎青筋尽显的手背,缓慢的抚摸。

说话很不客气,“江言遥,今天是家宴,奶奶出国前的最后一顿午饭,别把在自己家颐指气使的大小姐脾气带到这儿。”

女儿莫名被教训,江二婶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老太太发了话:“言程说的不错,江家的孩子要有江家的样子,你刚才的话要是传出去算什么事,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如果江言遥真的不是无可救药,肯定会点头认错。

可她偏不,还蛮不讲理道:“那就不准传出去,而且我妈也没要求我非要做大家闺秀。”

这就是老太太说孙女被二房宠的娇蛮无度的原因。

人已经成年了,青春期早都过了,再管也没什么效果,只求将来不惹事。

老太太觉得头疼,声音沉了几分:“最后一顿家宴都安生些。”

又去安抚江岁愉:“小愉,想吃什么让你言程哥哥帮你夹,把这儿当自己家。”

江岁愉温吞应话,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她说完,旁边的人不知道怎么了,骤然松开她的手。

对方还用了点力,江岁愉的手无辜的垂在身侧,在空中一左一右小幅度晃了几下。

不就说了个哥哥么。

发什么疯。

江岁愉懒得管他,低头吃饭。

家宴的后半程,除了努力认真在吃饭的江岁愉,其余两个小辈的脸色一个赛一个难看。

饭后,二房一家坐了没多久就离开了,江岁愉陪着老太太说话。

刚才在餐桌上,江二叔一家在,江岁愉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这会儿客厅就剩她和一旁看手机的江言程,也没那么多顾忌。

江岁愉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个手工编绳,下面吊着个小金坠,“奶奶,这是我亲手做的,还可以挂在包包上当挂坠,之前去庙里求了平安,希望您不要嫌弃。”

小金坠是她用之前兼职的钱买的,大概有三克。

这些年江奶奶实在帮了她太多,还总是用善意的方法减轻她心里的愧疚,在江岁愉心里,江奶奶跟亲奶奶没差别。

老太太看到喜欢的不得了,拿在手里反复看,“嫌弃什么,我们小愉用心给我做的,就算是条麻绳我都喜欢,奶奶这次走一定走到哪儿戴到哪儿。”

老太太慧眼识珠,一眼判断出坠子大概价值,叹了口气,“下次不要这么破费了,你上大学也不容易,还不愿意用奶奶给你的零花钱,下次不准给我花钱了。”

老太太从小被家里娇养长大,到了年岁家族联姻,嫁给喜欢她的江爷爷,大半辈子过的顺风顺水。

可能是没吃过苦,脾性温和慈祥,见不得别人过的苦。

想起饭桌上娇纵任性的亲孙女,再看看乖巧懂事送她临别礼物的江岁愉,老太太愈发恨铁不成钢。

这么乖巧的女孩子,想让她不怜爱都难。

江岁愉弯唇笑笑,眼睛里跟藏了星星似的,话说的朴实,“奶奶您想多了,我现在可以自己赚钱,等我以后工作了,给您买更好的东西,您是我的长辈,我不孝敬您孝敬谁。”

这话听的老太太心里都是舒畅的,欣慰的拉着江岁愉的手,两人相谈甚欢。

距离她们不远处的江言程从手机上移开视线,瞄了眼奶奶手里的编绳,暗骂了句没良心。

谁稀罕似的。

聊了一会儿,江言程站起来,看了眼腕表,没头没尾说了句:“时间不早了。”

江岁愉还不明所以时,老太太反应过来,把江岁愉推到了江言程身边,“小愉,让言程带你去买两身衣服,快入冬了,我这一走怕没人照顾你。”

江岁愉不愿意,“奶奶我有衣服,自己也会买。”

老太太:“不行,快去,要是不去买几件衣服,我走也走不安心。”

小说《两次破镜,疯批强制重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