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好看小说替身妻子的反击宋嘉启白月光_替身妻子的反击(宋嘉启白月光)全文免费小说

fengfeng 20 0

》》》点击全文阅读《《《

小说《替身妻子的反击》,现已完本,主角是宋嘉启白月光,由作者“宋嘉启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以前的我不知道白月光的杀伤力有多大。直到宋嘉启为了她,狠心地放弃我们的孩子。甚至在得知她伤了身体无法怀孕后,竟然要求我再生个孩子抱给她抚养。后来我在婆婆的葬礼上公放他们偷情的音频,成功地离了婚,并且分走了宋嘉启一半的身家。不过别着急,复仇才刚刚开始呢。......

热门小说《替身妻子的反击》是作者“宋嘉启”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嘉启白月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以前的我不知道白月光的杀伤力有多大直到宋嘉启为了她,狠心地放弃我们的孩子甚至在得知她伤了身体无法怀孕后,竟然要求我再生个孩子抱给她抚养后来我在婆婆的葬礼上公放他们偷情的音频,成功地离了婚,并且分走了宋嘉启一半的身家不过别着急,复仇才刚刚开始呢1我从楼梯上滚了下来,瘫在地上,温热的液体从两腿间一股一股渗出,空气中泛着浓重的血腥味我惊慌地撑起抓住宋嘉启的腿,...

完结好看小说替身妻子的反击宋嘉启白月光_替身妻子的反击(宋嘉启白月光)全文免费小说-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免费试读


我安抚着他,心急如焚地往福利院赶。

一路上,我已经把基本事态了解清楚。

昨天夜里,有两辆挖掘机开到福利院门口,几个大汉把他们赶出去,不顾阻拦,轰隆隆地开了一夜的机器。

一夜之间,福利院被夷为平地。

我和弟弟妹妹们从此没有了家。

福利院的蒋妈妈承受不住打击,脑梗发作被送去了医院,至今还没醒。

到了现场,只剩残垣断壁。

「你们是谁?知不知道强拆是犯法的!」

我发了疯似地用皮包捶打着那几个大汉,他们一把将我推倒在地。

「天气这么热,别挡着我们做事情,还有好几家要拆呢!」

「就是,不然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谁要来。」

「别这么说,等度假村建成,来的人就多了。」

我捕捉到了讯息,爬起身跑过去拦住了他们。

「什么度假村?」

他们鄙夷地朝我旁边吐了口痰。

「你以为是我们要拆这破房子吗?告诉你,是你们高运,宋氏集团看中了这块地,连带这大半个镇子都要被开发成度假村!」

宋氏集团!宋氏集团!

脑袋里最后一根绷紧的弦轰得一声断掉了。

「你们有文件吗?」

「当然有,宋总经理签的字。」

他们从车上拿下批文,举着给我看,落款清晰地签着宋嘉启的大名。

宋嘉启!昔日的感情就当喂了狗,你会为你的冷酷无情付出代价!

吴妈打来电话,婆婆在家心脏病发,被送去医院抢救,但是她联系不上宋嘉启。

抢救失败,我在医院拨通宋嘉启的电话,很快接听了。

「你在哪儿?」

「渺渺这几天住在酒店,刚刚有人敲门诈骗,她受了惊吓,我正在陪她。」

我忍着怒气,一字一句地说:

「宋嘉启,你妈去世了,烦请你丢下你的恋爱脑,来医院一趟吧。」

葬礼上,黑压压的人头,许渺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宋嘉启揽着她的肩膀。

我听到有亲戚说:「这兄妹俩,感情真好。」

我不动声色,取出皮包里的东西悄悄放入上衣口袋。

我问宋嘉启:「福利院被拆了你知道吗?」

宋嘉启说:「阿笙,房东已经签字了,这是一项长线投资,回报会很高。」

「宋嘉启,我不是商人,不用跟我谈这些!蒋妈妈昏迷不醒,弟弟妹妹没有家回!都是因为你!」

他眸色变暗:「林笙,不要在这闹,看清楚这是什么场合!」

场合?既然今天人这么全,真应该请大家看出戏。

我走到婆婆的墓碑前,正对着大家,缓缓说道:「亲戚朋友们,今天想请大家见证下,我要和宋嘉启离婚。」

宋嘉启上前拽住我的胳膊,很疼很疼。

「林笙,别胡闹了!」

手伸进口袋,按下开关,录音笔里的声音清晰宏亮地播放了出来。

正是许渺渺打电话来挑衅,我录下的他们偷情的音频。

有个亲戚一拍大腿:「宋嘉云被收养前就叫许渺渺!」

话音刚落,人群里议论纷纷。

「没想到嘉启和嘉云他们俩能干出这种龌龊事!」

「这有什么稀奇的,毕竟不是亲兄妹!」

「腌臜,那宋嘉云当年能和别人私奔,本来就是个不检点的婊子!」

许渺渺怯怯地躲在宋嘉启后面,宋嘉启护着她,扬起手重重地给了我一个巴掌。

我趔趄了几步,亲戚们将我扶住,挡在我的前面,和狗男女对峙。

火辣辣的疼,我捂着脸颊,冷笑着。

「宋嘉启,现在能离婚了吗?」

宋嘉启青筋暴出,碍于亲戚们都站在我这边,勉强地点头。

我如释重负,擦肩而过的一瞬,停住了脚步。

「许渺渺,你以为躲在宋嘉启后面就没事了?别着急,游戏才刚刚开始。」

5

有宋家亲戚的支持,我顺利地离了婚,并且分走了宋嘉启一半身家。

手上有了钱,我俨然成了城市新贵。

我办了一场文化先锋论坛,计划邀请旅居海外的小众画家孟晓歌参加。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了。

几番拉扯,出场费给得离谱,孟晓歌终于答应回国。

我亲自去机场接机,孟老师长孟老师短地吹捧他。

孟晓歌戴着口罩,刘海遮着大半张脸,低着头,躲闪着眼神。

我假装不小心扯掉了他的口罩,一大块狰狞的伤疤显露出来。

「对不起,孟老师,真对不起!」

孟晓歌惊慌失措,躲进了男厕所。

等他出来,我毕恭毕敬地说:

「孟老师,我认识一位老中医,可以将您脸上的疤痕去除。」

孟晓歌将信将疑。

中医不成就看西医,我带他四处看诊,寻访名医,花了重金,将他脸上的伤疤治痊愈了。

当孟晓歌理了清爽的发型,摘下口罩,我惊叹着夸赞。

「孟老师,您真帅!」

我说的是实话,孟晓歌的模样绝对是人中上品,出类拔萃。

孟晓歌照了照镜子,欣喜又满意地笑了。

这一笑,惊艳众生。

「孟老师,我一定要把您捧红!」

我请电视台给孟晓歌做专访,还要放在黄金时段播出。

我在城市日报上也大幅刊登了孟晓歌回国参加节目的新闻。

一时间,满城都知道了一位新锐画家,孟晓歌。

孟晓歌对我的盛情有些过意不去。

我羞涩地对他说:「孟老师,您值得,其实我一直都很仰慕您!」

感情升温,我适时地递给孟晓歌一张房卡,告诉他晚上七点。

孟晓歌如约而至。

才坐下来,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房间外响起了「砰砰砰」的大力敲门声。

我开了门,许渺渺怒气腾腾地冲进来,径直走向孟晓歌。

「孟晓歌,你回国了为什么不说?」

她惊讶着:「你的脸好了?一点痕迹都没了!」

孟晓歌目光冷冷:「许渺渺,我们都离婚了!」

我假装傻了眼,望着他们:「孟老师,许小姐原来是您的前妻呀!」

「林老师,你认识她?」

「她是我前夫的妹妹。」

「宋嘉启?」

我点点头,孟晓歌意味深长地笑了。

请酒店保安将许渺渺赶走,孟晓歌点了支烟,站在窗台下。

我试探着开口:「您和许渺渺离婚了?我听前夫说,她当年在国外去世了,现在怎么又死而复生了?」

孟晓歌吐了口烟圈,向我讲述了他和许渺渺的往事。

大小姐从小养尊处优,私奔到国外后很快过不惯清贫拮据的生活。

昔日的小姐妹在朋友圈晒着新包,她也想要。

但是她没钱,孟晓歌更没钱。于是许渺渺就去借债。

今天香奈儿新款出来,一口气刷5个,可是明天LV也要出新款,后天迪奥也要出新款。

就这样,她欠了很多很多债,债主们追她追得受不了。

她联系宋嘉启他妈,想要点钱还债,不知道婆婆是气愤她的私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分钱没给。

于是,许渺渺制造了一场车祸,假装当场去世,为了躲一躲债主。

那场车祸受伤的只有孟晓歌,身体痊愈后脸上留下了凹凸不平的伤疤,许渺渺嫌弃他毁了容,离了婚回国。

听完我觉得甚有蹊跷,如果因为婆婆不肯给钱导致许渺渺假死脱生,那她回来后婆婆就不担心再问她要钱吗?

以婆婆的脾性,她必然有所提防。

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婆婆的骤然去世并没有那么简单。

6

我给吴妈打电话,整个宋家只有她是真的关心我。

「吴妈,上次补药的事情还要多谢你提醒。」

「小夫人,我是苗族的,很多药材我看一眼就认得。少爷他开的那些药材,配在一起只会伤了身体,断了根基。」

「吴妈,你还记得婆婆去世那天的场景吗?」

「那天我休假,家里没人,等我回来的时候太太已经躺在房间奄奄一息了。」

我叮嘱了她几句,挂完电话转了10万块钱到她账户。

她在宋家待不了多久了,这笔钱够她周转一阵子。

趁其他人不在,我去了趟宋宅,吴妈拉着我悄悄进了婆婆的房间,指了指卧室隐蔽的一角。

「小夫人,上次您叮嘱之后,我就趁打扫卫生的时候偷偷找,没想到真的被我找到了!」

我带着工具小心谨慎地拆下摄像头装进包里。

出门的时候,宋嘉启和许渺渺正巧携手归来。

许渺渺一脸轻蔑:「你还来干什么?」

我不甘示弱:「我回来拿点东西不行吗。」

我凑在她耳边挑衅着说:「怎么,现在已经出双入对了吗?也好,你和宋嘉启一对,我和孟晓歌一对,还要感谢你呢,妹妹。」

不顾他俩的眼神,出了宋宅,我直接去了派出所。

警官当着我的面导出了监控视频。

倒带回婆婆出事那天,她进了房间内的浴室洗澡。

过了一会儿,许渺渺推门进来了!

她在房间里四处翻找着东西,直到正对着摄像头,看着她勾起唇角,找到了!

此时婆婆穿着浴袍出来了,见状质问许渺渺。

两人对话,渐渐有些争执,只有画面,没有声音。

警方的专家依据口型在旁边解说。

「许渺渺说,妈,保险箱密码多少?」

「你婆婆质问她,我对你不够好吗,还要到家里来偷东西!」

「许渺渺说,妈,我知道你防备什么,不就是怕我和宋嘉启搞在一起吗,告诉你,我们已经好上了,林笙那个蠢女人也知道了!」

画面里,婆婆情绪有些激动,捂着心口悠悠地倒了下来。

「你婆婆说,渺渺,快帮妈妈拿药!」

「许渺渺说,妈,我不知道你的药在哪里。」

画面里,许渺渺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婆婆瘫在地上挣扎着,渐渐一动不动,直到吴妈进来发现了她。

我泪光隐隐:「她撒谎!全家都知道婆婆的药放在贴身口袋里!」

警察安抚我的情绪:「我们马上抓捕她!」

许渺渺被逮捕后,宋嘉启要为她保释,但因为分了我一半身家,他保释金不够,没人肯借,只好低价卖了手里的股份。

由于不是故意伤人,争议颇多,此案被推上了法庭。

宋嘉启请了赫赫有名的律师为她开脱,并且出示了无血缘关系的医学证明。

许渺渺也一口咬定不知道婆婆的药在哪里。

见死不救,非亲非故,没有义务,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许渺渺被无罪释放。

走出法院,我拦住了宋嘉启,他以为我要训斥他,一脸戒备。

谁知我只是云淡风轻地提了句:「宋嘉启,你还记得我是个孤儿吗?」

7

宋嘉启一头雾水,还是礼貌地回答了下。

「记得,你一直在找你的亲生父母,现在有消息了吗?」

我看着他说:「对,已经有消息了。」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我看着他胡子拉碴,一脸憔悴,冷漠地提醒。

「看紧许渺渺吧,我不想她总是缠着孟老师。」

我和孟晓歌约在咖啡馆谈新一季的合作。

他现在可是大红人一个,走到哪儿都有粉丝,不少人追着他要签名。

我轻啜了一口咖啡,笑着说:「现在能见孟老师一面可真不容易。」

孟晓歌已今非昔比,意气风发,目光流转。

「我永远不会忘记,林老师是我的大恩人。」

说话间,一个小女孩径直来到我们的座位,直勾勾地盯着孟晓歌。

我揶揄道:「孟老师,又是您的粉丝。」

小女孩十七八岁的模样,神情不大对,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孟老师,求求您,不要让我把孩子打掉!」

我震惊地说不出话。

此时又走进几个少女,都是如花年纪,痛斥着孟晓歌劈腿,骗粉。

孟晓歌被缠得难以分身,根本无法解释。

一阵冷风卷进咖啡馆内,许渺渺带着周身怒气冲了进来。

她见状直接和孟晓歌撕了起来。

「孟晓歌,我说你怎么一直躲我,原来是有了这么多新欢!」

「我当年和你私奔,你一无所有,穷光蛋一个,现在呢,有了钱就不认我了!」

说着说着她竟然哭了起来。

「你脾气差,还家暴,要不是因为你我能欠那么多债,要不是因为你我能流产几次伤了身体再也不能生孩子!」

几个少女见状已经躲到了一边,我比了个眼神,她们迅速地退场。

是我福利院的妹妹还有她们的同学,我请她们演了这出戏。

「许渺渺!」

我抬眼望去,果然,宋嘉启也追了过来。

时间掐得刚刚好。

我示意咖啡店老板把手机对准一些,继续直播。

宋嘉启拽住许渺渺的手臂,咬牙切齿。

「为什么又要和孟晓歌见面,你们不是离婚了吗?」

许渺渺一把甩开他的手臂,讥笑着说:「离婚了又怎么样,还能复婚!」

「你什么意思?你还爱着他,那我算什么,你的工具吗?」

「你有他帅吗?有他有才华吗?你把股份都卖了,现在就是宋氏集团的丧家犬,请问你现在有他有钱吗?」

宋嘉启暴怒:「你害死了我妈,我还替你请律师!你还有没有良心!」

「她不肯给我钱,嘴上说的好听,把我当亲生女儿,实际上还是防得要死!」

宋嘉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角落里竟然有掌声响起。

我哭笑不得,现在的人眼睛都很雪亮啊。

许渺渺瞪大了双眼,激动地尖叫起来:「你打我!你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我!」

宋嘉启闻言又放下身段,好言好语地哄着她。

真是一对十足的恋爱脑。

一个死心塌地爱着孟晓歌的脸蛋,一个死心塌地偏执地爱着许渺渺。

这对恋爱脑,就该锁死,不要祸害别人。

8

我站在高楼的落地窗前俯视,远远的,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没一会,秘书推门进来,告诉我楼下有人硬闯。

我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开口:「请他上来吧。」

宋嘉启被请进我的办公室,我吩咐秘书给他倒了杯茶。

「怎么样?这个办公室熟悉吗,我没有大改。」

宋嘉启不敢相信地望着我:「林笙,你怎么会在这?」

「我是这儿的总经理啊,忘了告诉你,这里已经不叫宋氏集团了,我改名了!」

他歇斯底里地咆哮:「你怎么会,你的钱根本不够买我的股份!」

我从沙发上轻快地跳下,径直向他走去。

「我的钱是不够,可我爸妈的钱够呀,他们出面买下就可以,你没听外面的人都喊我大小姐吗?」

他试探着开口:「你的亲生爸妈是谁?」

我轻声地吐出一个名字。

他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

很快他踉跄着朝我奔来:「阿笙,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情,以前是我做得不对,原谅我,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他哪来的脸竟然还觉得我对他有情!

我冷哼一声,执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砸了过去。

他躲了开来,茶杯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宋嘉启,你以为经过那么多事情,我还能原谅你?」

「我那没有机会出世的孩子,躺在病房上只剩一口气吊着的蒋妈妈,甚至你妈妈,这么多人命,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和愧疚吗?」

「你妈妈养育你这么多年,心思全扑在你身上,你竟然还给害死你妈妈的人开罪!有朝一日你下了地狱,你妈妈也不会原谅你!」

宋嘉启的眼睛猛然一怔,神色痛苦地跌坐在地上。

我站在他跟前,俯视着他。

「宋嘉启,你还记得那幅画吗?」

他颤抖着唇问:「什么画?」

「四年前,我的老师在西郊美术馆办画展,我有一幅作品没有署名也挂出去展览,有位先生慧眼识珠买了下来,当时我生活窘迫,那位先生给了很多钱,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他送来的支票上写着,宋氏集团。」

「我原先还在矛盾,你可以买下我的画,让我有钱去给弟弟妹妹交学费,你又可以一夜之间摧毁我和弟弟妹妹的家,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

「后来我明白了,你一直是你,是我妄想了。」

宋嘉启佝偻着背,浑身打着哆嗦,他仰起头无力地看向我。

我嘴角勾起,愉悦地说:

「对了,你给我下的那些药都被许渺渺喝了,所以她才会终身不孕。」

他震惊地像受了电击一样,愣愣地戳在那儿,乍看毫无表情,再看精神已不大对。

我打了个内线,保安鱼贯而入,他像条狗一样被保安架着扔了出去。

我心情大好,打开手机刷着热点,咖啡馆那天的直播果然炒得火热起来。

许渺渺颜面扫地,被网友人肉了出来,照片,住址,经历扒得一清二楚。

她上街被人指指点点,躲进小区被人追着泼粪,邮箱里塞满了恐吓信件。

这些在网上都能看到实时视频。

一时间,孟晓歌的热度已经下去,全城都在聚焦看许渺渺的笑话。

报警又怎么样,警察本就对她很反感,敷衍几句就过去了。

法律制裁不了她,道德可以审判她。

许渺渺害怕极了,一夜之间迅速逃出了国,什么孟晓歌,她统统不在乎了。

相信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是她跑了,宋嘉启怎么办呢,他们就该永远在一起呀。

9

我找到宋嘉启,对他说:「许渺渺只有你了,她出国以后无依无靠,还欠了那么多债,也不知道能干点什么。」

「孟晓歌家暴她,她怎么可能还爱他,那都是气你的。」

「她对你一直不敢爱,因为你是她哥啊。」

我给宋嘉启买了机票让他追了过去。

站在机场,回想起许渺渺出国前的那晚我也给她打了一通电话。

我就像一个猎人欣赏着猎物掉进杀戮的深渊而感到喜悦。

「补药好喝吗?」

「那是宋嘉启给我下的毒药啊,他想让我以后都不能生孩子。」

「多么狠毒的男人啊,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祸害自己的妻子。可是都被你喝了啊。」

「我流产住院的时候,我的主治医生和我提起你伤了根基,很难受孕,现在喝了那么多毒药,再也生不了了啊哈哈哈。」

我情不自禁地笑开了花。

「许渺渺,宋嘉启以后就像你的狗皮膏药一样,这辈子你休想甩掉他了。」

「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许渺渺在电话那头尖叫,咒骂,各种难听的话她都说出来了。

我满不在乎,挂了电话,心情特别舒畅。

我要让他更爱她,我要让她更恨他。

婊子配舔狗,天长地久。

我被亲生父母接走,他们带我去拜访好友,顺道相亲。

我在那户人家看到了自己的那幅画。

一个女人的侧脸隐在废墟中,从眼睛里爬出了妖艳的花,是生机。

相亲对象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年岁相当,在第一医院做医生。

他对我说因为喜欢,出了5万买下,还是借的同事的支票,不过很快就还给了他。

「你的同事是不是叫宋嘉启?」

他一脸诧异:「是的,你怎么知道?他原本也是一名优秀的医生,后来回去继承家业了。」

我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是他前妻。我还为他掉过一个孩子。」

相亲对象的妈妈脸色煞白,碍于我爸妈在场,不敢发作出来,但脸上已是不悦。

我索然无味,找了个借口溜出来。

相亲对象追了出来,在身后喊住我。

他跑到我跟前,微微地喘息,眼神清澈明亮。

「那幅画是你画的,我找了你好多年,重新介绍一下,我叫韩野。」

我伸出手去,微笑着说:「你好,我叫林笙。」

时间悄然向前走着,有时波澜,有时宁静。

午间浏览网页,一条新闻跃入眼帘。

这条新闻无甚出奇,瞬间湮没在了世间百态中。

我却留意到了。

「一位中国籍女子在法国寓所死亡,她的脸皮不翼而飞。经法医验明,该女子是自杀身亡,有人在她死后将她的脸皮完整剥了下来。初步怀疑剥脸皮凶手是该女子的同居男友,也是一名中国籍的男子,姓宋。警方现在全面通缉这位宋姓男士。」

恍惚间,一股甜滋滋清凉凉的风,掠过我的心头。

(正文完)

宋嘉启番外

我从小父亲早逝,母亲独自一人抚养着我。

我有些自闭,渐渐不愿意说话。

亲戚们给母亲出点子,领养一个孩子和我做伴。

于是,母亲牵着渺渺的小手走进了我们家,从此改名叫宋嘉云。

我多了一个妹妹,也多了一个小尾巴。

嘉云总是喜欢跟在我身后,再古灵精怪地藏起来。

「嘉启哥哥,你猜猜我在哪里?」

嘉云长成少女,身边的好友都在打趣。

「宋嘉启,你妹妹长得真好看!」

我不喜欢他们的眼神,我只想把嘉云锁在家里,她的美丽只能让我见到。

我开始在私下不再喊她嘉云,我喊她的原名,渺渺。

当母亲无意中撞见我们亲密地挤在一起,她发了火,警告我要和渺渺保持距离。

我渐渐地疏远渺渺,直到她的目光开始锁在别人身上。

当她牵着孟晓歌的手走进宋宅,我浑身的血液都在咆哮,凭什么是他,凭什么!

母亲强烈反对,我也不认可,我嘴上说着他一辈子不会有出息。

只有我知道,我是嫉妒,非常嫉妒!嫉妒像野草一样在心头疯长。

渺渺居然会私奔!我气得浑身发抖,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找寻不到踪迹。

母亲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去找。

过了两年,国外有消息传来,渺渺出了车祸,当场去世!

我不相信,我要去亲眼看看。

母亲不让我去,只当以后没这个女儿。

我请阿姨将渺渺的房间锁上,从此封心绝爱。

直到我遇见了一个姑娘,她笑起来和渺渺特别像。

我追求了她大半年,又和母亲斗争了大半年,母亲终于答应。

我过得像行尸走肉,浑浑噩噩。只有夜深人静时,心口抽痛着想起渺渺。

我知道在外人眼里,我是模范丈夫,模范儿子。

呵呵,母亲希望我活成什么样,我就是什么样。

这几年,每年我都抽时间去趟国外,到处找寻渺渺的痕迹。

我不相信她已经不在人世,我一定会找到她。

哪怕是她和孟晓歌生活过的街区,我也要翻个底朝天。

当我踏进那边的水坑,我蹙紧眉头,渺渺怎么会忍受住在这种地方。

她是小公主啊,应该住在城堡里。

我终于找到了渺渺,她哭着扑进了我的怀里,向我诉说深深的后悔。

这一次,我终于将她带回我的身边。

渺渺坚持要回家见母亲,我原以为她是感念母亲的养育之恩。

谁知道她还带着别的目的。

母亲去世后,宋氏集团也被我卖掉了。

林笙说我精神失常,也许是吧。

她好心地给我买了机票告知了渺渺的位置,我追了过去。

我的目光从此只在渺渺身上。

她去哪儿,我去哪儿。

我不知道给她捣了多少乱,她总是气急败坏地吼我,叫我走。

我不听,还是跟着她。

渺渺为了把我赶走,故意找了很多男人回来。

他们就在我们的主卧做爱,我搬了把椅子,就坐在房门口,等他们结束,那男人走后,我进去不顾渺渺的反抗把他们刚才做的再做一遍。

宋嘉启,你疯了!你还有没有尊严!

我是疯了,早就疯了。

渺渺终于崩溃,在浴室拿了把锋利的修眉刀片割腕自杀了。

她脸上还有泪痕,我给她擦掉后,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脸皮剥了下来揣到衬衫口袋里,那是离心口最近的地方。

我笑了,心满意足。

渺渺,你终于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全文完)

小说《替身妻子的反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