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舒沈长泽沈长泽姜舒回门_(沈长泽姜舒回门)全章节免费阅读

liulan 11 0

》》》点击全文阅读《《《

姜舒沈长泽沈长泽姜舒回门_(沈长泽姜舒回门)全章节免费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姜舒沈长泽是《沈长泽姜舒回门》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晴天白鹭”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姜舒无奈,她并非舍不得银子,只是不想再当冤大头当初沈清容出嫁,她就是听信了‘长嫂如母’四个字,为沈清容添置了丰厚嫁妆可沈清容出嫁时却说,她恨她出了银子不讨好,反落怨恨,这种蠢事她不会再干第二次然沈老夫人同沈母,却不想放过姜舒这棵摇钱树“长泽,田庄之事可否缓缓,等清容回来后再去”沈老夫人道“清容是你唯一的妹妹,什么事能比她更重要”沈母帮腔,一唱一和沈长泽迟疑了一瞬,眼看就要答应“...

第110章 阅读最新章节


“娘。”见到姜母,姜舒起身相迎。

姜母拉着她的手问:“昨日同家中姐妹相处的可还好?”

自姜舒出嫁后,甚少回姜家,同姜家姐妹见面不多,感情疏离冷淡。

可如今姜舒归家,往后同她们见面的日子常有,总得习惯。

姜舒摇头道:“不太好,往后能不见便不见吧。”

“怎么了?可是她们说了什么惹恼你了?”姜母追问。

姜舒抿唇,同沈母说了姜芸给她牵线一事。

姜母听后气道:“她想得美!”

“你就为这事儿生气不想再见她们?”

姜舒道:“也不全是,主要是她们谈论的我都无甚兴趣,相处不来。”

姜母轻叹:“娘知道你眼界宽广,你不愿同她们相处娘也不逼你,重活一次不易,往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当真?”姜舒眼露期冀。

姜母见了眼皮一抖:“你想做什么?”

姜舒杏眸晶亮,一字一句道:“我想跟爹学经商。”

“这……这得去问你爹。”姜母做不了主。

姜母虽比寻常母亲开明通透,但毕竟是内宅妇人,不太能理解姜舒的想法。

在姜母看来,女子能觅得良人,安于后宅衣食无忧便是顶好的日子,就如她这般。

可显然,姜舒不这么认为。

“爹出门了吗?我现在就去问他。”姜舒迫不及待。

姜母道:“他昨日喝了不少酒,这会子刚起来。”

姜舒闻言眸光一亮,拉着姜母去寻姜父。

姜父方洗漱完准备用早饭,姜舒见了立即上前给姜父盛粥。

“女儿在家就是好啊。”姜父眼眶发热的感慨。

看着姜舒盛粥布菜的身影,姜父心头暖意融融。仿佛这六年只是一场梦,姜舒还是当年那个围在他们身边孝顺的乖女儿。

姜母没说话,默默的看着姜父往姜舒的坑里跳。

“爹,快吃吧,一会儿该冷了。”姜舒把吹到温度正好的粥放到姜父面前。

姜父接过,心情愉悦的吃了起来。

耐心等着姜父吃完,姜舒才斟酌道:“爹,我有件事想跟您商量。”

“什么事?”姜父不以为意。

姜舒郑重道:“我想跟您学经商。”

“啥?”姜父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的看了姜舒和姜母一眼。

“我想跟您学经商。”姜舒重复。

姜父皱眉:“女儿家不能抛头露面,学什么经商。”

经商可不是在后宅指点就行,得时常出去巡铺考量,观察时事。

“我可以扮成男子,这样就方便出门了。”姜舒早有打算。

姜父瞪大双目,看向姜母道:“她这是魔怔了还是发烧了,赶紧找大夫看看。”

姜母轻咳道:“舒儿她好的很,就是想学经商。”

“女儿家经什么商?在家享清福不好吗?”姜父大为不解。

经商并不是件好玩儿的事,不仅要与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出远门跑商更风餐露宿危机四伏,并不适合姜舒这样的女儿家。

“姜家产业众多,阿弟年纪又小,爹一个人经营太辛苦了,我想为爹分担分担。”姜舒诚孝道。

姜父心下感动,叹道:“经商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姜舒明白姜父的心思,于是提议道:“我跟爹学三个月,若三个月后我没有经商之能,我便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看来你是铁了心了,你就不怕抛头露面坏了声誉往后无人敢娶?”姜父隐有担忧。

姜舒一脸正色道:“若真是如此,那这样的男人也不值得我嫁。”

六年时间足够让姜舒明白,温顺规矩并不能换得尊重和怜惜,不如坦然做自己。

姜父沉默良久,觉得姜舒说的似乎有理,犹疑着同意了三月之约。

小说《沈长泽姜舒回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