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翩翩裴湛(燕翩翩裴湛小说全文笔趣阁)免费阅读无弹窗_燕翩翩裴湛小说全文笔趣阁燕翩翩裴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fengfeng 3 0

》》》点击全文阅读《《《

燕翩翩裴湛(燕翩翩裴湛小说全文笔趣阁)免费阅读无弹窗_燕翩翩裴湛小说全文笔趣阁燕翩翩裴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古代言情《燕翩翩裴湛小说全文笔趣阁》,男女主角分别是燕翩翩裴湛,作者“姜羡鱼鱼”创作的一部优秀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年龄渐大,楚老先生又不恋仕途,亦然向先帝辞官退居江南,举办起了翰鹿学会,不过几年的时间,翰鹿学会名震大齐,多少学子心向往之楚氏后辈们多有建树,有在京都为官者,有经商者,亦有从医者……这样一个翰墨诗书之族,钟鸣鼎食之家,因其底蕴深厚,家风极正,楚氏姑娘极受京都追捧自她们出生后,打小就要学习管理中馈,打理家中后院的本领,虽说京都贵女也都有西席教导,但又如何与楚氏相比呢?楚氏的教育资源和人脉累积是一...

第3章 阅读最新章节


下半夜的时候,她因为口渴而清醒,悚然一惊,爬了起来,又低头看向一边,那个男人居然还在,似乎熟睡了。

他是趴着睡的,翩翩看不到他的样子。

一床薄被堪堪落在腰眼处,躯体修长肌肉贲张,每一寸似乎都充满了蓬勃的力量。

他的左肩受了伤,用白纱布裹了好几圈,透着红色血渍。

右肩与肩胛骨处分布着几条微微隆起的陈旧性疤痕。

对于昨晚,她有零星的记忆,在她被海浪拍打时,隐约瞧见这个男人青筋隆结的小腹处,也横着一道狰狞的疤痕……

床上的男子似乎动了动,腰际的被子丝滑,眼见要滑落下来。

翩翩心口一跳,不敢再看,捡起衣服穿好,蹑手蹑脚出了房门。

不知怎的,那日花楼里乱糟糟的,有人在四处逃窜,翩翩抓住一个婢女相询,说是楼里藏了刺客,不知哪里来的大人正一间间房的进行盘查,花楼里的龟公和护卫都被控制起来了。

翩翩心念急速转动,万花楼除了四道门可以进出,其中还有一道半人高的窟窿藏匿在灌木丛中,她有次偷听到赵二娘吩咐龟奴,以后将寻死或被作践死的妓女从这个窟窿里拖出去,不许走四个门,嫌晦气。

而且,花楼嘛,时常会有家里的原配来抓包闹事的,一些男子为了躲避追打也会从这个窟窿里爬出去……

这个窟窿平日里有龟奴把守。

而此刻,所有的龟奴都被控制起来了。

想到这,翩翩心口怦怦直跳,她躲避众人,悄悄往灌木丛处寻去……

上苍总算对她开了恩,她逃离了那个待了三年的万花楼。

***

她是赵二娘花了重金和心血栽培的未来花魁,一朝逃跑,赵二娘势不会善罢甘休,幸好她身上的钗环还算值钱,当了十两银子,买了一身粗制滥造的衣裳,又在脸上抹灰扮丑,东躲西藏。

她一个弱女子,家乡又在千里之外,父亲死亡,母亲生死不知,身上连户籍也无,哪里是她的避风港呢?

她漂泊了一个多月,整个人蓬头垢面,脚上的鞋子也磨得不成样子,饥肠辘辘,头晕眼花之下,倒在了静修庵的门口。

静修庵里的女尼收留了她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翩翩遇到了几次来静修庵礼佛的柳氏,柳氏约莫三十岁出头,五官秀美,说话带着一股子吴侬软语的腔调,温婉轻柔,令人如沐春风。

当时柳氏已怀孕五个月,每次都是在丫鬟翠玉的搀扶下虔心拜佛,给了庵里不少油钱。

直至有一次,有一长相风流儒雅、气质矜贵的中年男子陪着柳氏一同来礼佛,翩翩当时正在擦拭内殿的楠木柱子,听到那男子轻笑声隐约传来:“再过两个月咱就回京都,等回了国公府,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安心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是旅途一个月,要辛苦你了。”

柳氏柔软的声音随风飘进翩翩的耳朵里:“可是,妾身害怕,您的夫人会不喜我……”

“你现在都是双身子,府里好久没有添丁了,太夫人不知道该多喜欢呢,你是我们国公府的功臣,她不喜你有什么关系,有夫君护着你……”之后,声音几不可闻。

翩翩从柱子后走了出来,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眼里暗波涌动。

她在花楼呆了三年,虽然不曾接客,赵二娘把她藏得很好,但她和楼里的姐妹聊天,也知道花楼里往来权贵很多,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了不少信息。

那男子口中的国公府……

当今大齐朝有两个国公府,魏国公府,安国公府。

其中,安国公府已式微,只剩表面繁荣,子弟不够出色,在朝中挂的都是虚职,几乎没有话语权,但凭着祖宗的庇荫,还是过得体面又富贵。

最声名显赫的就是魏国公府了,魏国公府是大齐朝唯一的世袭罔替的豪族,其祖上有从龙之功,大齐朝建立之初,就被赐下了丹书铁券。百余年来,魏国公府风流不减,冠冕不绝,始终是大齐朝的第一名门。

那男子口中的国公府,究竟是哪一个呢?

不管是哪一个,对于普通人来说,犹如天上月,是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存在。

翩翩实在是怕了,赵二娘一定不会放过她,江南不可久留,她要离开,必定要依附更强大的力量。

有时候,欲念是一瞬间滋生的。

后来,翩翩“无意”间救了柳氏,更确切地说,救了柳氏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柳氏后怕之余,对翩翩极为感激,认定她是自己的福星,又得知翩翩是流落至静修庵的孤女,便满心欢喜将“福星”领回了家。

却说柳氏这一番操作是有原因的。

她是瓦市的卖酒女,颇有姿色,丈夫在她二十八岁那年病逝,她一个弱女子,独自生存实在是艰难。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无论是家门口,还是酒摊子前,总有不怀好意的男子伺机揩油,调笑逗弄。

有次被一登徒子逼近墙角时,恰巧被循着酒香而来的裴子绥所救。

彼时,她尚不知裴子绥的真实身份,只觉他成熟儒雅,风流倜傥,近四十的年龄没有肥肚和横肉,反倒如醇酒般迷人。

后来,他亦有几次路过她的摊前,她会为他斟满自己酿的梅子酒,只言虽比不得琼浆玉液,但到底是她的一番心意。

她眉目含情,姿色温婉动人,裴子绥又是个风流多情的男子,一来二去,二人便在一起了。

听其口音,观其气度,柳氏觉得他不是一般人,后来才知道裴子绥是有官职在身的京都人,此番下江南是有差事在身。

她一个当垆卖酒的寡妇,做梦都想嫁给有能力有品貌的男子。

她不傻,裴子绥从未给过她承诺,但对她温存小意,颇有几分爱怜,又出手阔绰,为人大方,给她置了宅子和铺面,想来等他忙完差事回京都,也就和她一拍两散了。

她只是他众多风流韵事中的一抹旖旎,水过无痕。

小说《燕翩翩裴湛小说全文笔趣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