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心和封丹江(看茅文蕴走了)_农心和封丹江全章节在线阅读

zhang 4 0

》》》点击全文阅读《《《

农心和封丹江(看茅文蕴走了)_农心和封丹江全章节在线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看茅文蕴走了》内容精彩,“混在皇宫假太监”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农心和封丹江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看茅文蕴走了》内容概括:“茅大人,真不能进!”侍卫拦住茅文蕴“人是我伤的,我理应照顾”茅文蕴神情认真,以为侍卫拦着自己,是农心和顾忌男女之别“茅大人”见茅文蕴硬闯,侍卫十分无奈,索性往后退了退茅文蕴的性子,他们都是知道的,不让她见到人,茅文蕴能一直等但放进屋,是肯定不能放的只能让她知道里面在干什么靠的近了,茅文蕴猛的停住脚步,她再迟钝,也知道这是男女欢好的声音“他、他……”茅文蕴耳根发烫,农心和不是腿伤...

第一章 精彩章节试读


“茅大人,真不能进!”
侍卫拦住茅文蕴。
“人是我伤的,我理应照顾。”茅文蕴神情认真,以为侍卫拦着自己,是农心和顾忌男女之别。
“茅大人。”
见茅文蕴硬闯,侍卫十分无奈,索性往后退了退。
茅文蕴的性子,他们都是知道的,不让她见到人,茅文蕴能一直等。
但放进屋,是肯定不能放的。
只能让她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靠的近了,茅文蕴猛的停住脚步,她再迟钝,也知道这是男女欢好的声音。
“他、他……”
茅文蕴耳根发烫,农心和不是腿伤了?
这也能行房?
不自觉的想了想那个画面,茅文蕴逃似的跑了,头都不带回一下的。
看茅文蕴走了,侍卫忙离屋子远了远,太上皇可不喜欢被听墙角。
“农心和……”
温媱轻唤,眼底皆是柔情,只觉得整个人在云颠之上。
农心和轻抚温媱的脸,再一次亲了上去,不叫她求饶出来。
“还是这么恶劣!”
大战停歇,温媱娇嗔农心和。
“哪里恶劣了,这不怕娘子吃不饱。”农心和语气暧昧。
“还能行?”农心和紧了紧温媱的腰。
“酸不酸?”
“为夫帮你揉揉。”
农心和声线醇厚,按揉了起来。
温媱刚放松的手指立马攥紧了,不等她制止,大战就展开了。
月色朦胧,屋里气温不断上升,战况十分激烈。
累睡过去前,温媱眼皮颤了颤,她都这么努力了,再怀不上,就太过分了!
……
都前司,蔡远之一脸问号,他犯什么事了?要半夜把他从床榻上拽起来,带到都前司。
“是不是有误会?”
“我姓蔡,名远之,与太上皇曾做过同窗。”
生怕都前卫用刑逼供,蔡远之忙搬出农心和。
他平日是有点傲娇,但不是缺脑子,这会端姿态,不去说清,等用了刑,说什么都晚了。
“我姓温,名方祁。”
温方祁走向蔡远之,淡声道。
蔡远之眨了下眼,脱口道:“妹夫?”
“妹夫?”蔡远之这一句,给温方祁整不会了,他绷着脸,威严的看蔡远之。
“乱攀什么亲戚!”
蔡远之张了张嘴,头低了下去,“我忘了冯妹妹已经和冯家断绝了关系。”
温方祁挑眉,冯妹妹?
“你几次上百川书院纠缠,不是心悦冯姑娘?”
蔡远之张大眼,也顾不上惶恐了,板着脸怒斥,“不可胡说,我与冯姑娘是兄妹!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江易同我说,你倾心冯妹妹,既倾心,怎可如此侮她名声!”
蔡远之如愤怒的公鸡。
温方祁眸子转了转,这家伙好像是真拿冯姑娘当妹妹。
“校尉。”
都前卫大声喊,从外面走进来,满身的血,面容狰狞可怖,吓人的很。
“照你的吩咐,已经……”
“什么吩咐!”温方祁喝止都前卫,“别胡说八道,出去!”
都前卫一脸懵,“校尉,你说的啊,将人剁碎了,明早包饺子。”
“你们!你们吃人肉!!!”蔡远之惊叫,连连后退。
脚底一滑,咚的一声,晕死了过去。
温方祁急忙查看蔡远之的情况,他只是吓唬吓唬人,不是真动手,蔡远之要有个好歹,姐夫不会饶他。
“都叫你出去了,非要说。”温方祁揉捏眉心,把蔡远之扛了起来。
都前卫跟上去,语气小心,“校尉,人死了?”
“没死,晕了,摔的不轻,去请个大夫。”温方祁没好气的开口。
平日机灵的跟什么一样,偏今日筋拧着了。
……
“姐夫。”
农心和刚打开房门,面前就出现一张脸。
要不是腿出了故障,农心和非一脚踹过去。
“大早上的,你想吓死人!”
温方祁摸鼻子,“昨夜我把蔡远之请进了都前司。”
农心和蹙眉,对付“情敌”上,温方祁是真的急切。
一天都等不了。
“用刑了?”
温方祁忙摇头,“姐夫,我跟你说过的,就是吓唬吓唬。”
农心和眉心拧紧了,盯着温方祁。
仅是吓唬,可不会大早上堵门,这绝对是出了始料未及的情况。
“蔡远之脚滑了,脑袋磕的有点重。”温方祁声音低了低。
“去,绕着大宅跑二十圈!”农心和揉眉心。
“你一向有分寸,这次过了,再有这种意外,你就去疆地反省反省。”
农心和允许温方祁小打小闹,但不能过了那个度。
温方祁行了一礼,就开始跑。
农心和拄着棍子,往外走,什么命啊!他都这样了,还要给小舅子擦屁股!
“备车。”
农心和对侍卫道。
“慢着点。”
农心和上马车时,茅文蕴急步过去扶他。
“昨晚没睡好?”
车厢里,农心和瞟了眼茅文蕴青黑的眼圈。
“嗯。”
茅文蕴看着茶壶,点了点头。
“都说了是小伤,过两日便会好,意外情况,谁能防备,你别太内疚了。”
农心和眼神飘忽,他一向脸皮厚,但这会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茶温了。”
茅文蕴把茶水递给农心和。
“我的错,我会负责,直到你的腿好起来。”茅文蕴郑重道。
农心和端着茶,垂着眼帘喝了口,完蛋,茅文蕴姿态越低,越无微不至,知道真相时,打死他的心就会越重。
“肩膀有点酸。”
事已至此,回不了头了,继续享受吧。
放下茶杯,农心和扭了扭脖子,似无意的说道。
茅文蕴坐了过去,手放农心和肩上,就开始按揉。
“力道轻了点。”
“往下些。”
“对对对,就那里。”
农心和使唤着茅文蕴,一脸满足,这放平日,他想都不敢想。
“舒服。”农心和缓缓道。
“舒服吗?”
想到在门外听到的声音,茅文蕴手像被烫了一般收回来。
“怎么了?”
“没,没事。”茅文蕴眼神慌乱,不敢看农心和。
“太上皇,到了。”侍卫朝车厢里道。
农心和瞧了眼茅文蕴,她今日好像不太对。
惦记着蔡远之,农心和没去过多探究。
屋里,蔡远之眼皮颤了颤,还未睁开,就发出一声尖叫。
农心和听见,加快了脚步。
“别吃我!”
蔡远之扯着嗓子惨嚎。
农心和皱了皱眉,将门推开。

小说《看茅文蕴走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