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溪亭流春的简介流春周溪亭_流春周溪亭最新章节阅读

haohaohao 23 0

》》》点击全文阅读《《《

周溪亭流春的简介流春周溪亭_流春周溪亭最新章节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小说周溪亭流春的简介,大神“辣椒只吃小米辣”将流春周溪亭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她没忍住往后一躲,缩在了凉亭的柱子边上明知道下面的人听不见,却还是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转念想到还在凉亭外的流春,急着就要将人拉进来藏好不过还不等她动作,赵安荣就收到主子看过来的目光,笑呵呵地下去了男人低低笑了一声,轻声说道:“就这么害怕?”流春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缩在角落的举动,白皙的小脸瞬间红了个遍,支吾着说道:“我、我这不是不想节外生枝么......”他点了点头,温声说道:“我让人下去了,他...

第9章 阅读精彩章节


流春猛地抬起头来,对上陈氏冰冷无波的双眼,心里阵阵泛凉,她就这么见不得自己好么?

也是,她这个毫无用处的女儿,又有什么值得她温言相待的呢。

她心里自嘲一笑,面上冷然反驳道:“第一,我没有对她冷言相向,她生病也不与我相干,第二,我更不觉得自己需要抄写女戒来静心。”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我污蔑你?”陈氏一巴掌拍在炕几上,面有怒容道:“不是因为你,阿琼会忧思过重?会发热昏迷?我眼瞧着,倒是生了一只没心没肺的小畜生。”

流春闭了闭眼,她不想和陈氏吵的,可听到陈氏毫不留情骂她小畜生,她再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怒火,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反问道:

“我让她送我了吗?她要惺惺作态,我就得认下么?都说母债女偿,她娘为了她故意将我抱走,还想将我配给她那位吃喝嫖赌俱全的侄子,我难道还要对她笑脸相迎?凭什么!我才是你们的女儿!我凭什么要去讨好她?讨好这个夺走我一切的人!”

“住口!”陈氏眉目肃然,语气严厉至极,“阿琼是阿琼,周氏是周氏,你怎么能将周氏的错怪到阿琼身上!”

“那她生病你又凭什么怪到我身上。”

“你明知阿琼心思细腻,常会多思多想,偏还一副她对不起你的模样,你这不是故意让她不得安生么!”

“笑话,照你这么说,你明知道爹爹身边缺人伺候,是不是也要送几个丫鬟过去啊?”

陈氏脸色怫然一变,旁边的江绍鸿表情也瞬间阴沉,沉声喝道:“都给我住嘴!”

江绍鸿目光锐利地扫过两人,“你们一个是堂堂侯府的宗妇,一个是金尊玉贵的侯府千金,就这么当着一家子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陈氏理智已经开始慢慢回归,她深深吸了口气,慢慢说道:“侯爷教训的是,是妾身有失妥当了。”

“不、不怪母亲,父亲要怪就怪我吧......是我不好,要是我离开了,二妹也不会生母亲的气了......”江琼虚弱地靠在陈氏身边,哭得身子直颤,几乎要泣不成声。

“呵,装模作样,有本事你离开一个我看看。”流春冷笑一声,眼里是明晃晃的讽刺,像是在说:你敢走,我就敢把名字倒过来写。

“你给我住嘴!”陈氏瞪了过去,冷声怒斥。

江琼捂着胸口,一脸受伤地看着流春,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她咬了咬唇,哭得梨花带雨:“我知道二妹讨厌我......我这就离开,只要二妹别再生母亲的气,我做什么都愿意......”

好一副深明大义又委曲求全的模样!

流春撇了撇嘴,果然江琼还没站起来,就被陈氏一把拉住,拢在怀中安抚道:“委屈我的阿琼了,你身子不好,不能总哭的。”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江擢说话了。

“我记得阿琼的名字仍然在侯府的宗谱上,不论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她都是文阳侯府堂堂正正的大姑娘。”

言下之意,还未记入族谱的流春,才是名不正言不顺,才是该离开的那个人。

江钰怔了一下,紧皱眉头说道:“大哥,二姐才是我们的亲人,你说这话岂不是让二姐伤心。”

江擢扫了他一眼,淡定说道:“阿琼性子单纯软弱,我只是希望有些人,别总是招惹是非,引起争端,让侯府不得安宁。”

流春嘴角含着一抹讽刺,眼底清澈且含着十足的认真,反问道:“......所以这一切都成了我的错?”

她知道这个大哥不喜欢她,总认为她又蠢又毒,利落地抛弃养父母是冷心无情,对亲生父母伏低做小是攀附权贵,满眼都是野心和欲望,丑陋地让人作呕。

流春简直嗤之以鼻,前世她是向往高门权贵的生活,但这对权贵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她想要回到他们身边有什么错?

错得不过是让江琼伤心了而已!

江擢没接她的话,只是不缓不慢说道:“我不介意多一个妹妹,只要这个妹妹老实听话,别生出些见不得人的心思。”

江擢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他对流春无感,不喜不厌,只要她乖顺懂事,侯府不是不能多养一个小姑娘。

流春听明白了,他需要的是不会影响到江琼地位的妹妹,是甘心成为江琼陪衬的妹妹。

她脸色一白,尽管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心里还是没忍住泛起细细密密的疼。

“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江绍鸿开口,打算将此事揭过了,“阿善此前确实受了诸多委屈,这样吧,日后你的用度就从前院走,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也尽管去找郑管事拿。”

又接着对陈氏说道:“阿琼那边你就多费费心,至于阿善,就交给教养嬷嬷吧。”

陈氏原本僵硬的表情有了缓和的趋势,语气平静说道:“侯爷放心,妾身省得。”

众人半响无语,江绍鸿便因为前边还有事处理又回了前院。

江擢见状,也起身向陈氏告辞。

陈氏点了点头,对着他一脸关切道:“你们昨晚才到京郊,今天一大早又急着往府里赶,连日奔波定是累得很,其他的事你都毋需管,只安生歇着就是。”

陈氏对这个大儿子期望颇高,又不免拉着细细关心叮嘱了几句,这才放了他离开。

而后目光看向了剩下的一儿两女,江琼柔弱地靠在玫瑰椅上,小脸苍白,眼圈泛红,眸子里落满细碎的泪光。

见她这副娇弱的模样,陈氏生怕她伤了心神,赶紧喊了嬷嬷带她下去歇着。

等江琼被丫鬟婆子簇拥着离开后,陈氏这才冷冷一笑,对流春说道:“早知你是个内里藏奸、无情无义的,我就不该接了你回来!”

许是前世听多了这类戳心的话,如今竟不觉得有多难受。

她眉心微低,轻声回道:“可惜这事夫人做不了主,谁让我身上流着侯府的血脉呢。”

陈氏呼吸一促,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憋闷,气得直咬牙:“真是请了个冤家回来,以后你都不必再来正院请安,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流春默然片刻,没有说话,只屈了屈膝就退了出去。

江钰看了看左右,嘴角动了动,最终也没说什么,追着流春跑了出去。

砰——

陈氏抄起旁边的茶盏往地上狠狠一摔,一盏价值不菲的汝窑茶器被摔得四分五裂,榻角边多了许多细小的碎末。

刘嬷嬷掀起竹帘从外面进来,瞥了眼地上的碎片,嘴上说道:“夫人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千万别气伤了身子。”

陈氏气急道:“我倒是想不气,可你看看,当着侯爷的面就敢顶撞我,私底下指不定怎么瞧我呢,我真是生了个孽障!”

刘嬷嬷安慰道:“二姑娘年纪还小,日后再好好教上一教,定能学好的。”

“我是没这个心了。”陈氏闭上眼睛,眉间涌上疲惫之色,“之前我就担心她学了周府的做派,阿琼还来劝我,甚至还准备将自己住的院子腾出来,给那孽障住。”

“大姑娘这是体贴夫人您呢。”刘嬷嬷轻声说道。

听见这话,陈氏嘴角浮出笑意来,“阿琼善良又贴心,我岂能不多疼她两分,她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自小养在我跟前,比亲生的也不差什么。她不止长得好,脾性也好,才情又高,走出去谁不羡慕我有这么一个漂亮懂事的女儿?”

刘嬷嬷听得连连点头。

陈氏说着说着就平静了下来,慢慢道:“如今侯爷开口,我也正好丢开手不管,左不过日后给她备上一副丰厚的嫁妆,也算是我这个当娘的最后一点心意。”

十六年的分别,如今的流春对于陈氏,也就是一个有着二分之一血缘的陌生人,她若乖巧懂事,陈氏尚能生出些母女情分来。

偏她一回府就搅得府上不安宁,在陈氏心里流春已然是个不明事理,粗鄙不堪,难有造化之人。

这自然就让陈氏生了厌恶之心,起了尽快将她打发出去的心思。

刘嬷嬷听明白夫人的意思了,犹豫了一下,试探问道:“夫人有想好替二姑娘找哪方面的人家么?”

陈氏眼睛微微眯起,含糊说道:“她自小养在外面,不好高攀王公勋爵,她未来的夫家,门第不用太高,不过家底最好殷实一些......上有婆母掌家,能管得住她的,妯娌也得厉害一些......若是再能离京城远一些就更好了。”

刘嬷嬷有片刻怔愣,旋即很快回过神,点头附和道:“夫人考虑的周全,一片慈母之心......”

小说《周溪亭流春的简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