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蝶贺沧澜《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品文》_《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品文》完整版阅读

liulan 12 0

》》》点击全文阅读《《《

蓝蝶贺沧澜《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品文》_《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品文》完整版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小说推荐《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品文》,讲述主角蓝蝶贺沧澜的甜蜜故事,作者“风月都相关”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帅气青年,是汪书仪的弟弟,汪书涵贺沧澜的眉头毫不掩饰地皱了起来,彻底松开了蓝蝶,为她整理皱了的衣服,凌乱的长发“不用了,你快去忙吧!”蓝蝶推开他的手,自己整理被他弄乱的裙摆贺沧澜品了一下那话里的语气,淡淡的,平静的,没有任何的情绪他反而有了一些失望如果,怀里的小姑娘,哪怕会有一点委屈,或者生气,他反倒会开心毕竟,那说明她在乎如今,她是彻彻底底不在乎吗?爱情,真特么麻...

第27章 阅读最新章节


昆曲结束,便是蓝蝶和贺南之的芭蕾舞表演。

舞台上的蓝蝶,忘却所有烦恼时候,俨然就是高贵优雅的芭蕾公主,美好却不容任何人亵渎。

“这女的真绝了!脸蛋是真漂亮,身段是真柔软……”

周其琛低声对着贺沧澜说,眼睛却一直瞄着台上的蓝蝶。

他没看到,此时,贺沧澜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一旁的廖仲清抓紧踢了他一脚:“说什么呢,你当我妹妹仲秋是吃素的?”

周其琛悻悻地打住。自己和廖仲秋,今年金秋办婚礼,再馋别的妹子,明面上必须要规矩。

这边廖仲清凑到贺沧澜身旁:“蓝蝶怎么进的贺家门?你给办的通行证?”

贺沧澜淡淡的应了一声:“不是。”

“到手了吗?”廖仲清笑的不怀好意。

贺沧澜若无其事地弹了弹手里的烟灰,微抬凤眸,姿态散漫。

半晌,薄唇轻启:“别再和我提她!”

廖仲清嘴张了张,终是把话咽了下去。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

不过也正常,这个圈子,从来不缺佳人!

当晚他们果然再也没有一次交集。

晚餐结束已经八点多,蓝蝶拒绝了贺家让司机送她的意思,坚持自己坐地铁回去。

京市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一阵凉风起,天边开始传来雷声。

“妈,蓝蝶没带伞,不会淋到半路上吧。”

贺南之拿出电话就拨了出去,连拨了三个都没人接:“怎么回事?怎么打不通蓝蝶的电话。”

贺沧澜和一帮朋友一直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外面的雷声伴着闪电,丝毫影响不了欢聚在一起的这帮子弟们。

廖仲清突然发现,贺沧澜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豆大的雨点落下来,密密麻麻。

蓝蝶正快速走在回家的路上。

地铁站距离蓝蝶住的小区,步行有十五分钟左右的距离。

晚上九点多的京市路上,还是熙熙攘攘。

路过的醉汉冲着蓝蝶吹着口哨,嘴里说着一些下流的调戏话语。

蓝蝶怕极了!她赶紧加快了脚步,索性在路上小跑了起来。

冰凉的雨点打在身上,很快便湿透了一片。大雨来的猝不及防。

透过车窗,贺沧澜看着那个在雨中奔跑的少女。

她像一只在风雨中飘零凄美的蝴蝶,却又顽强地昂着头,不向风雨低头。

蓝蝶的浑身湿透,玲珑饱满的曲线,在路灯昏暗的光下,闪着极致魅惑的光。

她是真的美!美到惨绝人寰。

可是这样的美,既然不属于自己,又有什么可值得怜惜。

车子在雨中缓缓开着,贺沧澜冷冷的看着那个奔跑的苗条身影。

驾驶座上的易安有点坐不住:“贺总,去给蓝小姐送伞?这样子会生病的。”

后面始终没有答声,车里笼罩着极低的气压,不一会,一道略带微哑的声音传来:

“她自找的。”

易安的心里沉了一下,心里着急,却也不便再多说什么。

那个身影跑的太急,好像绊了一下,单膝跪到了地上,很快又爬了起来。

“真蠢!”

贺沧澜冷声,粗喘着气,强压住想冲下车抱起她的冲动。

人家都不搭理自己,自己又在装哪门子深情呢?

车里,男人的拳渐渐攥紧,手背上的青筋,根根突起,指节因为捏紧,已经泛了白。

后座上躺着一个十分别致的首饰盒,一看就价值不菲。

澳洲产粉钻,举世有名。那是他在每天的忙碌中,硬挤出了时间,亲自去选的一套粉钻饰品。

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品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