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元枢苏玉昭《真千金回府后,反派们慌了》_《真千金回府后,反派们慌了》完结版阅读

fengfeng 1 0

》》》点击全文阅读《《《

陆元枢苏玉昭《真千金回府后,反派们慌了》_《真千金回府后,反派们慌了》完结版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真千金回府后,反派们慌了》男女主角陆元枢苏玉昭,是小说写手辣椒只吃小米辣所写。精彩内容:苏明嵘看过去两眼,略略思索两息,颔首对苏玉昭道:“也罢,你身体虚弱,以养伤为重,日后相处的时间还多”他自椅上起身,面上看不出半点异色对面的小把戏,他或许看出,也或许没有,总归并未点破见主事的人站起来,苏明远等人自是紧随其后苏玉昭白着小脸,冲对面扯出一点笑,客气道:“大老爷说的是,那我就不送你们了”苏明嵘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客套苏明远看看左右,觉得他自己此时,也该说点什么,就道:“你不必送...

第12章 免费试读


秦嬷嬷老神在在,就是不接陈嬷嬷的招。

自姑娘病愈,主意是越发的正,且姑娘心里有气呢,与其憋在心里,把自己憋出病,倒不如让她发泄出来。

气氛僵持住,车夫涨红着脸,哼哧哼哧说不出话。

他瞧着三十几许,身材高大,皮肤黝黑,此时却莫名显得可怜。

“你这人,真是好不讲理,再是你家奴婢,也没这般侮辱人的!”

前方的茶肆里,突然传来一道骄纵的指责。

苏玉昭凝视看去,一位穿着银红襦裙,面容明媚的姑娘,正对着她怒目而视。

察觉她的打量,对方不止没退缩,反而高高抬起下巴,一副我不怕你的模样。

苏玉昭秀眉轻挑,若是以往,她可能会回嘴,辩解一二,但现在,却生不出这份心思。

她淡淡收回目光,不欲和对方计较。

然而苏玉昭愿退让,对面却因她无视的态度,瞬间怒气高涨。

“喂!我跟你说话呢,不会是聋子吧?还是哑巴?”

银桃顿时怒道:“你有毛病吧,我们的事,要你多管!”

对面姑娘冷声道:“你才有毛病,我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哼!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外表看着光鲜,满肚子腌臜秽物,不过是投胎投的好,真当自己多厉害?”

苏玉昭冷下脸,冲着对面道:“这位姑娘,别人家的事,不要多管,你父母没教你吗?”

“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不把人当人的败类!”对面姑娘掷地有声道。

随后趁着没人注意,余光偷偷往斜后方窥去,两腮红红,眼底萦满羞意。

茶肆靠里的位置,坐着三位锦衣公子,为首者端正内敛,不怒自威,有股渊渟岳峙之感,左右两侧,一位沉稳英武,一位俊美阴郁,通身上位者的气派。

并不知对面心思的苏玉昭,闻言嗤笑道:“既如此,你也别使奴唤婢,索性放她们自由,再将你手里银两,二一添作五,且分给她们,岂不成全你善良仁义的名声。”

嘴里喊着欺辱人,她自己不也由着,数十名奴婢伺候着。

对面姑娘语塞,脸颊一点点涨红。

“倒是会偷换概念。”左侧英武的公子,面上暗露不喜。

右面俊美的公子瞥去一眼,语调慵懒地说:“做人奴婢的,生死皆由主家,不过踩上一踩,又不是要他的命。”说到底,不外是主家纵着,这心啊,就越来越大。

左侧公子闻言,一双剑眉紧皱,低声反驳:“我见那车夫并不愿,可见先前并无这规矩,现在不过是故意折辱人,虽是奴婢,也不是天生地养,若有错,则惩治,何必辱人?”

“不愧是侯府公子,就是比我等仁善。”

明明是好话,落在人耳中,莫名的阴阳怪气。

为首的人,一个轻飘飘的眼神过去,针锋相对的两人,顿时安静下来。

前面,被苏玉昭说得语塞,暗自恼怒的小姑娘,也终于找回自己声音,“才不一样!你就是心思恶毒,卑鄙缺德,不把人当成人,日后总会遭报应的!”

苏玉昭眸底一凉,继而轻笑道:“你生得强壮,腰宽体胖,自是不怕硌脚,可谁让我细皮嫩肉的,就只能踩着人背,才不会脚疼呢。”

“就是,你瞧瞧你,皮糙肉厚的,哪能和我们姑娘比!”银桃脆生生地附和。

拾珠睨着银桃,冲对面道:“姑娘千万莫生气,银桃她心直口快,你哪里皮糙肉厚,不过是脸黑一点,皮肤粗糙一点,养养还是能好的。”

“你,你,你们......”

对面的姑娘又羞又怒,指着苏玉昭三人,气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身边的老嬷嬷,连忙将人拉着坐下,尴尬地冲对面笑笑。

真是奇了怪了,姑娘往日待她们,也是连喝带骂的,今日倒是善心起来。

银桃轻哼一声,侧目斜瞥车夫,翻着白眼道:“愣着做什么,赶紧跪下来啊!”

车夫身体僵住,接着牵强一笑,唯唯的躬身跪下。

陈嬷嬷见状,嘴唇翕动许久,责备的话到嘴边,最终也只换来一声叹息。

要不是清楚,原本的计划,早被她叫停,她还以为二姑娘,是能未卜先知呢。

看着面前宽厚的背脊,苏玉昭眼眸微深,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记忆中,就在这里,她明明有踩稳脚凳,脚凳却突然碎裂,导致她反应不及,狼狈的摔到地面,右边前额至脸颊,被地面的粗泥碎石,擦得满脸是血。

细细密密的伤痕,不过眨眼的时间,就变得红肿暗紫。

女子的脸颊,何其重要,这一摔伤,无异于毁容。

而这伤,也成为她算计许书成,欲搏一个光明未来的前因。

依据苏府言论,她在回府的路上,对许书成暗生情愫,又因面容有毁,担心日后娶嫁,是以恶向胆生,故意算计许书成,以求嫁进许府,享受荣华富贵。

这是前因也有了,动机也有了,加上人证物证,别说是一张嘴,就是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

一阵热风袭来,卷起苏玉昭裙角,她杏眸忽闪,搭着拾珠的手,抬脚踩上车夫的背。

突如其来的重量,让脚下背脊不由轻陷,苏玉昭似是被吓到,突然惊慌的朝前扑去,秦嬷嬷惊呼一声,急忙张开手接住姑娘,后怕地拍着她的背,不断柔声安抚。

“好姑娘,别怕,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苏玉昭面色微白,闭眼靠在秦嬷嬷怀里,身体微不可见的轻颤着。

“你怎么回事?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有何用!”银桃怒瞪着车夫。

车夫满脸冤枉,他从未做过人凳,哪知这里面的门道。

再说,他一动未动,姑娘自己胆小,这也能怪他?

一个不受宠的主,也敢踩在他头上,等日后回府,他定要让她好看!

车夫一肚子怨怼,却是不敢辩驳,只能深深埋着头,掩饰住脸上的狰狞。

陈嬷嬷一见眼前情景,心里顿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小说《真千金回府后,反派们慌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