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据刘彻(胎穿嫡长子)_(胎穿嫡长子)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zhang 28 0

》》》点击全文阅读《《《

刘据刘彻(胎穿嫡长子)_(胎穿嫡长子)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金牌作家“刘据”的现代言情,《胎穿嫡长子》作品已完结,主人公:刘据刘彻,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一戴孺冠的老头儿,上前行礼“带路吧”“是,殿下.....你站住!阉人不得入!”老头儿看向玉狗儿,眼中丝毫不掩厌恶之色,玉狗儿忙讪笑道,“殿下,小的就在外面等您”...《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第4章免费试读刘彻转过身隆准,大口,星目,叉眉若是对照着高祖画像会发现,长相足有七八分相似,高额头、大嘴巴是老刘家人的标配长相刘彻看向两位大臣,呵呵一笑,问道,“两位爱卿,可有事要奏?”丞相...

胎穿嫡长子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一戴孺冠的老头儿,上前行礼。
“带路吧。
是,殿下.....你站住!阉人不得入!”老头儿看向玉狗儿,眼中丝毫不掩厌恶之色,玉狗儿忙讪笑道,“殿下,小的就在外面等您。”
...《胎穿嫡长子,娘家人配置无敌了》免费试读刘彻转过身。
隆准,大口,星目,叉眉。
若是对照着高祖画像会发现,长相足有七八分相似,高额头、大嘴巴是老刘家人的标配长相。
刘彻看向两位大臣,呵呵一笑,问道,“两位爱卿,可有事要奏?”丞相公孙弘、右内史汲黯闻言,对视一眼,心中不解道,不是陛下您有事找我们吗?怎么还问我们有什么事要奏呢?刘彻目光灼灼的公孙弘,此刻殿中就有这三人,公孙弘也没法再像平日里朝会上那样和稀泥,感受着陛下的视线,丞相公孙弘只能硬着头皮禀告道,“陛下,老臣有事要奏。
哈哈,奏。”
刘彻大袖一挥,宽大的龙袍袖子带起一阵劲风,险些没把公孙弘扇倒,看着公孙弘这般模样,在旁的右内史汲黯不由皱眉,新丞相公孙弘才干一般,年岁又大,平日里连话都说不明白,只是前些日子拼命攻讦主父偃,逼得陛下忍痛杀了主父偃,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行动。
这样的老头儿,陛下为何会选他做一国宰丞呢?公孙弘躬身奏道,“陛下,前方战事,大将军卫青麾下骠骑将军霍去病大破匈奴,老臣为霍将军请候!”公孙弘话音落下,建章殿内一片寂静,毫无回应,公孙弘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年老站不太住,双腿竟然颤抖起来。
“哦?就这事?”就在公孙弘彻底崩溃的前一秒,陛下的声音幽幽响起,公孙弘忙如蒙大赦,忙改口道,“陛下,老臣又想到有一事要奏!”刘彻显得对公孙弘很有耐心,微笑道,“说。
老臣,老臣....”公孙弘立在那支吾半天,右内史汲黯在心中重重冷哼一声,上前一步道,“公孙丞相若一时想不起来,请容下官先请奏!汲大人,你先说,你先说。”
公孙弘忙挪动身子,把位置让开,退到后面,脸上颇有愧色,用不大不小、却刚好能被陛下听到的声音喃喃道,“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临到嘴边的事,转眼就忘了....唉....”刘彻颇有深意的扫了公孙弘一眼,随后正色看向右内史汲黯,“爱卿有事要奏?是!”右内史汲黯正容行礼道,“陛下!今晨车骑将军李广子—羽林校尉李敢奉皇后娘娘令,强闯后宫禁地,已触犯大汉律法,请陛下治罪!”刘彻龙眸眯起,走到右内史汲黯身前,俯视着汲黯,认真问道,“朕不知,该治谁的罪?”右内史汲黯丝毫不惧,迎着刘彻的视线,义正言辞道,“都治!皇后娘娘当母仪天下,为后宫表率,却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羽林校尉李敢,只知有令,却不知有法,擅闯后宫,该当死罪!”还没等刘彻开口,公孙弘连忙上前找补道,“汲大人言重了!大汉律法讲求春秋决狱,先帝更是说要宽减刑罚,皇后娘娘犯法不假,那也是为救殿下的情急应对之策!怎么,怎么就要治皇后娘娘的罪呢?!”右内史汲黯闻言,眼中闪出怒意,狠狠地瞪了公孙弘一眼!合着这老狐狸是什么都知道!偏要把自己诓进来先说!虽然,无论如何,汲黯都要奏报这事,可被人这么明着算计,心里还是很不爽的!刘彻眼中闪过怒意,手指着汲黯,喝问道,“你可知这一切,皆因朕的皇儿处于险境中?微臣知道!”刘彻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明知如此,还敢奏请治朕的皇后?!知法犯法?!呵呵,还要奏请羽林校尉该当死罪?!”右内史汲黯丝毫不惧,梗着脖子应道,“是!呵呵呵,好啊!”刘彻气极反笑,手指头都被气得发抖,“汲黯!你真好啊!微臣只知皇室犯法,与庶民同罪,皇后娘娘亦然。
旁的事便不知了!”唰的一声!刘彻抄起天子剑,拔剑怒道,“好你个汲黯!朕先砍了你!陛下,陛下,万万不可啊!”公孙弘赶紧上前,跪倒在刘彻脚边,小老头本就身形单薄,这么一跪下后,被身材高大的刘彻一衬,显得格外可怜。
“你也要为这逆臣说话?!”公孙弘含泪仰视着刘彻,“陛下,老臣是...”刘彻再也听不下去,伸脚把公孙弘掀翻在地,“滚!你们都滚!”公孙弘也知道陛下在气头上,说什么都没用,连忙用眼神招呼着汲黯一起撤了,汲黯朝刘彻行礼,“陛下,微臣退下了。”
说罢,与丞相公孙弘双双退下。
砰!建章殿的宫门重新合上!刘彻靠坐在龙椅上,望向二人离开的方向,表情平静,面露沉思,好似与方才大动肝火的天子,完全不是一个人!............博物阁“殿下,到了。”
因今晨表现极好,被皇后娘娘钦点到刘据身边服侍的玉狗儿,正弯腰跪倒在行驾前,趴伏在地上,刘据掀开明黄缀荷轿帘,皱眉看向玉狗儿,“你这是干什么?”玉狗儿忙道,“殿下,您踩着小的下车,莫脏了鞋。”
刘据沉默,绕开玉狗儿,跨步走下轿子,“在我身边,别做这样的事。”
玉狗儿虽不解,但也有眼力见,知道自己惹得殿下不快了,赶紧起身站起,碎步跟着殿下。
刘据仰头看向博物阁,便宜老爹置五经博士,独尊儒术,同年又建起博物阁,阁高三层,建制肃穆威严,尽显汉家气派。
还真像娘说的,这次的先生是有点不一样,平日里都是先生上门教学,而这次却要自己来找先生,刘据不禁好奇,到底是哪路神仙,有这么大的面子?!“参见殿下。”
一戴孺冠的老头儿,上前行礼。
“带路吧。
是,殿下.....你站住!阉人不得入!”老头儿看向玉狗儿,眼中丝毫不掩厌恶之色,玉狗儿忙讪笑道,“殿下,小的就在外面等您。”
刘据看了看老头儿,老头儿又是满面笑容,刘据笑了笑,觉得挺有意思。
老头儿把刘据引进博物阁内,一走进博物阁,仿佛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浮世的喧嚣被隔在外界,扑面而来一股笔墨香,刘据下意识放轻脚步,拾阶而上,被引到了最顶层,“殿下,先生就在里面等您。”
刘据推开门,一中年儒生迎着刘据,拜到在地,“臣董仲舒,拜见殿下!”

小说《胎穿嫡长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