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鳞有鱼入舟(星楠裴闻炀)最新热门小说_星楠裴闻炀全本阅读

ying 17 0

》》》点击全文阅读《《《

小编推荐小说《咬鳞有鱼入舟》,主角星楠裴闻炀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裴闻炀拒绝了,他的手碰到星楠还没怎么干透的头发,望着那双玛瑙琥珀—样的眼睛,看的那么深,顺着瞳孔穿过去那里的裴闻炀是什么样子—切画面在那双眼睛过目不留痕,除了裴闻炀,千万种状态都被他封存裴闻炀手上力道真实又虚幻,“裴闻炀不在的时候怎么办呢”“不会的”“裴闻炀在”星楠抓住裴闻炀的手,只要裴闻炀没有表现的抗拒,星楠就懂得变本加厉,他难受的厉害,已经快到了裴闻炀在身边也快不清明的状态星楠抓着...

第16章 阅读最新章节


星楠触碰到裴闻炀的唇,只是非常虔诚地碰了一下。

比起爱人之间的亲吻。他的吻显得太过纯净。

星楠的呼吸带着淡淡的凉意,散在裴闻炀脸颊,心跳也快要熬从嗓子里出来。

吻裴闻炀是他想做的事情,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想靠近他。

星楠微微和裴闻炀拉开距离,能清晰地感觉到裴闻炀呼吸间的味道,他的唇型很漂亮,也很好亲。

“裴闻炀。”星楠的调子弱到只有裴闻炀能听清楚,“你的嘴巴好软。”

星楠的心跳还是急促,有一点不敢看裴闻炀。

绚丽的花开在悬崖。

这是星楠昨天在电影里学到的话。

想要的东西最危险,裴闻炀也在悬崖。

最想要,也最危险。

也许是星楠离开的太快,裴闻炀没有推开他星楠便站直了。

但做鱼不能贪心,裴闻炀如果生气,很可能就把他赶出去了。

星楠轻轻碰了一下就转了身,他的步子走的非常轻快,看背影就能看出来的欢喜。

像突然长出了会晃的尾巴。

裴闻炀是可以亲的,在星楠的意识里,和裴闻炀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星楠走到沙发坐下,坐的很乖,两只脚并拢,位置是裴闻炀经常坐的地方,那里的气息浓烈,他很喜欢。

投影仪播放的是纪录片,星楠做出非常喜欢看的样子,但实际上里面的画面极度血腥恐怖,星楠看的头皮发麻,害怕地想闭眼。

“我可以待很久吗?”星楠很小声的问。

裴闻炀点燃了一根烟,客厅大的缘故,两人的距离不算近,星楠余光看向裴闻炀,他真的很喜欢抽烟。

像是有烟瘾一样。

星楠见裴闻炀没回答,又担心他是不是生气了,他刚刚好像确实又有一点变态了,随便亲别人是不太礼貌的行为,可星楠不愿意把裴闻炀化为别人的行列。

“像刚刚那样,你亲过多少人?”裴闻炀突然问道。

烟上的余温都像是裹挟上了星楠的味道,黏稠的,挥散不掉的蜜桃味。

星楠抬对上裴闻炀的视线,“我只会亲你一个。”

“只想亲你一个。”

“以后不要这样。”裴闻炀的调子难得冷了几分。

“知道了。”

星楠料到裴闻会这样说,所以不算难过。

“这个电视很好看,我可以看很久吗?”星楠小声点把话题拉回来,说话的句式偶尔混乱,但搭配起来都是能听懂的。

“两个小时结束。”裴闻炀说。

“那我看完了再走。”

“谢谢你让我到你家里来。”星楠认真道谢,“能给我倒一杯大水吗?”

裴闻炀眼眸沉了一度,突然起了点想逗弄的心思,“一定要一杯大水吗?”

“是的。”星楠没有犹豫,“我喝的比较多。”

裴闻炀不是个什么孤傲不可一世的性子,他走向饮水台,星楠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杯子。

裴闻炀注视过去,是上次他给星楠的牛奶杯。

玻璃瓶上有两个可爱的耳朵,还贴着贴纸,很可爱。

没想到星楠还留着。

“用我自己的杯子吧。”星楠走到裴闻炀身边把自己手里的杯子递到裴闻炀手上。

“为什么不买一个好一点的。”星楠身上有钱,不至于节省到用一个牛奶杯当水杯用。

星楠视线落在牛奶杯上,“好一点的不是你送的。”

两人视线碰撞,静谧的灯光下,星楠的话从来真挚。

裴闻炀的眼底窥探不出任何情绪。

这时候屋外的敲门声继续响起。

星楠见裴闻炀在墙面一侧的控制栏轻按了一下,门便打开了。

星楠的表情瞬间就沉了下去。

裴闻炀家里别人可以随便来,他不可以。

星楠看向门口,陆淮年拿着许多吃的就往屋内走,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知道你肯定没吃,我带的都是清淡的,不会弄的到处都是味。”陆淮年一边往里走,一边抬头看过来。

“粉色微糖布丁?”

“你怎么在这?”陆淮年一脸震惊地看向星楠,视线又往裴闻炀身上看去。

陆淮年嘴角勾起笑意,见星楠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没多问什么,直接转移话题。

陆淮年:“正好,我带的五人份,可以一起吃。”

五人份?星楠错愕不已,意思是还有人会来吗?

裴闻炀的朋友很多吗?

他们都可以很随便的进入裴闻炀的家里吗?

陆淮年将手里的食物摆放到餐桌上,“蒋书墨和余临待会儿会来。”

“我们好久没聚了。”陆淮年看起来心情不错,也乐意组这样的朋友局。

星楠听到余临的名字指腹猛地蜷缩。

余临是人鱼实验室的人,现在他的腿上绑着绷带,要是余临怀疑他从而试探,星楠自知自己没有退路。

星楠不太想在这里待了。

星楠看见裴闻炀没什么情绪的想要转身,他猛地抓住了裴闻炀的衣袖,动作很急,但又很轻。

“裴闻炀。”星楠站在他面前叫了一声,“我想回去了。”

“我以后还能来你家吗?”星楠指腹收紧,“只是来看电视。”

陆淮年听见了两人的对话,疾步走了过来。

陆淮年接话道:“走什么啊,一起吃个饭啊,阿姨烧的外面卖的都有,陆哥严选。”

星楠可是陆淮年第一次见裴闻炀带进屋的人,裴闻炀不喜欢家里有别人,朋友聚会的时候话也不多,要不是自己,陆淮年怀疑裴闻炀这辈子朋友都不愿意交,今天带了个人在家里,这多稀奇,怎么能放走了。

星楠有没有目地另说,这件事情在陆淮年眼里就是有趣的很。

“我和他们不熟,不太好。”星楠说的严谨,希望自己没有破绽。

“你不想和我们闻炀待在一起?”陆淮年俯视着星楠,直击灵魂地问。

“想的。”星楠在这件事上撒不了谎。

陆淮年:“那不就得了。”

陆淮年靠近星楠,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语气说:“要追喜欢的人,当然要先了解他的生活,才好乘胜追击。”

星楠看向裴闻炀,裴闻炀只说:“自己做决定。”

星楠思索着。

留下来的话,就可以和裴闻炀一起吃饭。

“我想和你待在一起。”星楠下了决定般掷地有声。

几分钟后蒋书墨和余临拿着些东西进了屋。

星楠下意识就站到了裴闻炀身后,因为紧张,星楠的手轻轻抓住了裴闻炀身后的衣摆。

蒋书墨走在前面,是十分冷淡的五官,那种高干冷峻的气势和裴闻炀不太一样,他少了许多烟火气。

余临看起来心情不错,但仅限于看见星楠之前。

“看看你们俩,把人家都吓着了。”陆淮年啧了一声。

星楠还是站在裴闻炀身后。

“害怕?”裴闻炀的声音响起。

“嗯。”星楠没否认。

“没什么可怕的。”

星楠说:“我不喜欢很多人。”

陆淮年将星楠从裴闻炀身后拉出来,拍了拍星楠的肩膀: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叫星楠,闻炀的小男朋友。”

余临一脸的不可置信,但不动声色。

蒋书墨则轻轻朝星楠点头。

星楠看得出来这完全是在给裴闻炀面子,蒋书墨看起来太过精明,精明到一眼就能看出来陆淮年说的是假话,即使裴闻炀没否认。

“蒋书墨。”蒋书墨淡道。

整个泊海,世家公子就那么几个,裴闻炀,蒋书墨,陆淮年,加上在国外没回来的何岸,几人镀金出身,商场官场包括其他不可公开的产业,几大世家都有涉及,四人是公认的各方太子爷,现在正是锋芒毕露的时候,说到几位少爷,没有人敢多言。

裴闻炀更是在没有家族帮衬的情况下以最优异的实战成绩成为泊海高级指挥官,现在的名号在家族之前,他一人从中挣脱,得到的是所有人可望不可即的能力,也是无人能背负的责任。

余临能在几人面前有立足之地,全然是因为和陆淮年在同一个实验室,陆淮年看中他的行事能力,因此裴闻炀私下也与余临比旁人算熟了几分,仅此而已。

余临不敢在这样的场面下多言,他朝星楠勾了勾唇:“余临。”

星楠开口道:“你们好,我叫星楠,裴闻炀的……”

星楠思考着怎么说。

“追求者。”星楠给自己下定义为追求者。

应该没错。

陆淮年拉着几人坐下下,星楠不想离裴闻炀太远,他一直站着,等裴闻炀坐下之后,星楠往他身边的椅子旁走过去。

“这么离不了啊?”陆淮年故意调侃出口。

星楠轻声说:“我喜欢和他坐在一起。”

餐桌上氛围算好,裴闻炀和蒋书墨许久未见聊的轻松,陆淮年喜欢开玩笑,余临偶尔能和陆淮年插上几句话。

明明是朋友间的聚会,他们之间却总能让人生出一种静谧的危险感。

如果是谈判桌,对面的人早死了千百回。

裴闻炀却依旧是一副话不多的样子,而蒋书墨比他话更少,两人之间有一种奇怪的磁场,像是一个眼神就可以懂得对方的意思,那是独属于强者之间的默契。

星楠垂着脑袋,桌子上的菜很多,辣的不辣的都有,他只夹面前的青菜吃。

这算是他第一次和裴闻炀一起吃饭,星楠心情是不错的,时不时看一眼裴闻炀。

柔光下的脸,越看越顶。

星楠听着他们从实验研究聊到海洋污染,西部战区聊到政权选取,从合作到未来考量,偶尔调侃。

这就是裴闻炀生活里的一小部分,也是他永远融入不进去的精神世界,他只是一条话都不太说的明白的小鱼。

期间提起的许多东西他也都听不懂。

皇家邮轮他听过,星楠在商业中心看过那个巨幅广告。

他想和裴闻炀说话,但都没插进去。

“今天组局就是想庆祝一下,我找的人鱼马上就能追踪到定位了。”陆淮年脸带笑意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到时候我可得好好看看,粉色的人鱼很稀有,百年难得一见。”

陆淮年继续道:“如果得到批准,我拍照给你们欣赏。”

“应该过两天就能捉到了。”

小说《咬鳞有鱼入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