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溪萧慕阳(林溪萧慕阳的小说)_(林溪萧慕阳)全章节阅读

嘻嘻笔记 29 0

》》》点击全文阅读《《《

林溪萧慕阳(林溪萧慕阳的小说)_(林溪萧慕阳)全章节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小说《林溪萧慕阳的小说》“朝颜的草”的作品之一,林溪萧慕阳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我之前说过,如果你因为我把命丢了,我会把命赔给你”林溪听到萧慕阳说的话,只觉得五雷轰顶如临大敌他仿佛总是在林溪的耳边提醒着自己,他胜券在握,她只能受制于他林溪的身子因为刚刚的话,不经意间又抖了两下,她眉头紧锁,努力压制住内心起伏的情绪萧慕阳意识到了林溪的变化,双手轻拍安抚着开口道:“我会一直在的,以后一定不会让你受伤了”林溪抬头看了一眼萧慕阳,她恐惧得睫毛抑制不住地颤抖,想要开口说些...

林溪萧慕阳的小说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林溪看着漫天绚丽夺目的烟花,就想到了自己小时候那段幸福温馨的时光。

那个时候妈妈还在,从林溪有记忆开始,每年过年她都会和爸爸妈妈一起放烟花,有仙女棒、冲天炮。

尽管那个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但是每年春节爸爸妈妈都不会忘记这个活动。

可是后来爸爸再婚了,和阿姨有了小孩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

家里面房间不够林溪就开始住校后来就越来越少回家了,后来再也没有放过烟花了。

林溪想得有些出神了,都没有意识到萧慕阳现在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以至于她目光从马车帘外收回转头的那一瞬间,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萧慕阳的呼吸洒在了自己的脸上。

两人已经完全挨在了一起。

林溪立刻警觉起来想要将身子往后挪动一下,但是萧慕阳已经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愫了。

此刻的林溪对于萧慕阳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仿佛是一个久处寒冬黑夜的人,见到了无法拒绝的阳光。

他卸下了伪装,不管不顾直接吻了过来。

死死按住林溪的后脑勺,以不容反抗的力度将林溪紧紧禁锢在怀里。

他的吻带着无法挣脱的侵略性,她的牙齿被轻而易举的撬开。

林溪的呼吸节奏完全被控制住了,就像经历了一场肆虐的风暴。

林溪心中升起了一股怨气,在他唇上哼哼地咬了一口,萧慕阳这才松开了林溪。

马车外还继续放起了绚丽的烟花,但马车内的气氛此时确实僵持不下。

林溪下意识做出了电视剧里被非礼女子经常做的动作,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可惜眼前之人久经沙场,林溪的手一下子就被截住被他反剪在背后。

他清冷的眼睛如今涵盖着许多种情愫,有愤怒又有怜惜,但更多的是欲望。

林溪虽然手被控制住了,但依旧不依不饶说道:“放开我。”

林溪早就能感觉到萧慕阳对自己的特殊,但她本想着尽快离开京城就可以了。

就像之前在北境一样的离开,只要离开这一切就不会延续下去了。

可现在林溪感觉这一切已经很难如她设想的进行了,眼前之人那眼底的欲望和占有已经快要将林溪吞没了。

这才是萧慕阳最真实的样子,尽管他偶尔会有伪装来迷惑林溪,但是现在可以确定,他就是这样一个冰冷强势的人。

林溪控制不住抖了抖身子,她能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心跳如此清晰。

僵持之下萧慕阳率先开了口,声音还带着点沙哑:“你做好心理准备吧,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你走。”

“没想到您喜欢用强的,如果您非要这样,那我也定是反抗不了的,但是,我一定会恨你入骨。”

林溪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但是还是听得出颤抖。

萧慕阳的周身又开始笼罩起了寒意,林溪感觉那握住自己手臂的手掌更加冰凉。

而他开口说的几个字,更是让林溪如坠冰窖。“或许你有没有想过,我从来就没有打算放你走,我也不在乎你到底恨不恨我?”

林溪的眼睛控制不住地睁大,脑袋轰地一下炸裂开来,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

萧慕阳开口的每一个字,都让林溪觉得有张大网朝她收紧一分,一点一点挤占她立足的空间,呼吸的空气,让她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林溪醒了醒心神,收回了一些理智,开口道:“您可能是见过太多京都的高门贵女以致于对她们心生厌倦,才会突然对我这种乡间粗鄙之人产生这种,临时性的兴趣。”

林溪刻意将“临时性”这三个字咬得很重,不知是为了提醒萧慕阳,还是提醒她自己。

“您身份显贵,如果对我提出这种诉求我自是不能拒绝的,但是请您不必给我任何名分,只要厌烦之后将我遗弃即可。”林溪用着一种视死如归的语气说着。

萧慕阳听后心情反倒更加郁闷了,他禁锢着林溪的力量又加重了一些。

手臂被控制在身后,林溪因为疼痛而忍不住的向萧慕阳靠近,他一面笑着一面慢慢俯下身来,又在林溪的唇下印上了深深的一吻。

林溪因禁锢无法闪躲,但是紧闭着的眼睛和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还是暴露了她心底的恐惧。

“我孩子的母亲必定会有名分。”萧慕阳声音沙哑而笃定地说道。

就在林溪被震惊得哑口无言、神色慌张之时,马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林溪感觉这一路走过来真是太漫长了,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林溪自己都苍老了许多。

果然伴君如伴虎,和权势滔天之人在一起相处容易折寿,还是林家村那个小地方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林溪只听到马车外面热闹异常。萧慕阳在出马车之后更是得到了不少人的恭维行礼。

在场的众人都对这个新晋的太子心生畏惧。

北境大捷之后他立刻回京夺得太子之位,他从一个不受宠的庶子直接成为今朝太子,手上沾满了鲜血。

现年活着的皇子要么被发配边疆、要么离奇死亡。曾经得罪过他的大臣要么告老还乡、要么就是被贬流放。

而皇上则完全被架空,常年疾病缠身无法处理政事,朝中之事已完全掌控在这位太子殿下手中。

众人本以为今日太子殿下不会来观礼的,他平日忙于政事不拘礼数,今日的新娘虽为太子的亲妹妹,但朝中皆知二人关系不和。

这位太子早年还是王爷之时,经常征战沙场,杀伐果决。为人多疑狠绝,极少与人交心。行事老练狠辣,善于布局谋划。

他的到来给喜庆的氛围立马笼罩上了一丝恐惧。

而更让他们惊讶的是,太子下马车之后,马车内竟然走出了一个女子。

众人都不敢直视那女子的样貌,只是默默心生疑虑,目前东宫无一位女子入驻,传言都说太子不近女色,夜里又从不让人靠近床榻。

林溪从未坐过如此豪华高大的马车,实在是不熟悉这些流程规范,尤其是头顶发饰又重,身上衣服又很累赘,刚刚被萧慕阳惊吓了一番本身就有点腿软。

下马车时竟然是脑袋短路,弯腰的时候就差点被头顶的重量压垮栽倒了。

萧慕阳见此情景忍不住扬了一下嘴角,眼前人的笨拙让他觉得非常真实可爱。

萧慕阳本来还想多看会她难为情的样子,但是他的余光瞥到了正站在一旁给自己行礼目瞪口呆的新郎官。

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不爽,让他直接伸手握住林溪的腰身,将她从马车上抱了下来。

而这一举动则落入了在场所有官员的眼中,他们肯定眼前这位女子对于太子而言一定非同寻常。

现在充满恐惧的氛围也因为萧慕阳这一惊人的举动,而稍微放松了一些。

毕竟鲜少见到太子如此人情味的一面。

而林溪此时则是急红了脸,她怒目怨怼了萧慕阳一下,然后心有余悸的站定在萧慕阳身边。

毕竟如此陌生的环境,虽然萧慕阳这人充满了危险,但好歹在他身边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

而林溪才好不容易缓过来刚刚被萧慕阳当众轻薄的恼怒,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行礼的沈家家主以及今天的新郎官沈词安。

他们恭恭敬敬向身边的萧慕阳行礼道:“恭迎太子。”

林溪一瞬间仿佛耳鸣了一下,她现在心悸的厉害。

林溪竭力地攥紧了手指, 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但她依旧在发抖,她清晰感受到了手腕的掌心里传来的脉搏。

她在震惊、在恐惧、在愤怒。

原来这就是萧慕阳带她来参加的宴会,他要让自己亲眼看见沈词安成为别人的新郎。

小说《林溪萧慕阳的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