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大人不好了,娇美娘子要卖夫!(云皎月祁长瑾)最新热门小说_首辅大人不好了,娇美娘子要卖夫!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liulan 23 0

》》》点击全文阅读《《《

首辅大人不好了,娇美娘子要卖夫!(云皎月祁长瑾)最新热门小说_首辅大人不好了,娇美娘子要卖夫!全本免费在线阅读-第1张图片-嘻嘻笔记

书名:首辅大人不好了,娇美娘子要卖夫!本书主角有云皎月祁长瑾,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乌龙奶芙”之手,本书精彩章节:终于吵起来了啊!他的瑾哥儿终于和这个贱人吵架了!昨天一天,这两个人都在相敬如宾,那模样可把她吓坏了!还以为她儿子被流放所打击,所以打算彻底接纳这个媳妇!萧莲原先本来就是浅眠状态,现在静静回想起来,也模模糊糊地知道了他们两人在吵什么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喇叭大的声音顿时嚷嚷起来!巴不得闹得越来越大,好让云皎月和祁长瑾的矛盾越来越深!她忍着身体的疼痛,从地上站起来,双手叉腰骂骂咧咧,完全一副泼妇模样对...

首辅大人不好了,娇美娘子要卖夫! 阅读最新章节


云皎月还是迎上了祁长瑾,将他的胳膊搭在肩上,小心扶着他出牢门。

也不管他乐不乐意,强制带着他,终于慢慢跟上流放的队伍。

队伍集结在廷尉府牢狱门口,足足有三十几人。

除了祁家一行人,还有十几个犯了奸.淫掳掠罪的犯人。

云皎月瞥见这些犯人额头上的刺青,立即就意识到这趟路程会比想象中还要艰难。

大齐国律法规定,犯奸.淫、偷窃罪的,都得用针头,在额头皮肤用黑色染料刺上奸或者窃字。

犯罪情况极其严重的,则会用赤色刺青。

刚好这群犯人,额上的字全都是用的赤色。

云皎月沉着脸,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想到身旁这位未来的首辅大人,以后会这么嗜血狠厉……是不是因为祁家的女眷在流放途中被人羞辱了?

云皎月打起精神准备防范这些犯人,再怎么也不能让这群犯人在她的眼皮底下,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咕噜噜’,云皎月似乎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眼角瞥见身旁的祁长瑾脸色很不自在,“你饿了?”

祁长瑾冷沉着脸,舔舐着干裂的嘴唇,“没有。”

“饿就饿了,人吃五谷杂粮,饿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云皎月觉得这古人真别扭,从怀里偷偷拿出包好的芙蓉糕,拿出一块塞进祁长瑾嘴里。

想趁机和他修复关系,挽回一下原身的形象。

“这是我昨天抄家前偷偷藏在身上的芙蓉糕,就六块了。”

“你先吃一块垫垫肚子,剩下的我会分给娘和奶奶,三婶娘和三叔。最后一块,就让三房的堂弟妹分着吃。”

二房的祁雅儿看见云皎月居然偷藏了芙蓉糕!

眼红了,拉着张美娘的袖子,“娘!你看云皎月居然偷藏了芙蓉糕!”

“这芙蓉糕大房有的吃,三房也有的吃!就我们二房没有!你看这贱妇,实在是太过分了!”

张美娘顺着祁雅儿的视线看去,顿时觉得手里的馍馍不香了。

双手叉腰盛气凌人,“云皎月!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尊敬长辈的仁爱之心!”

“我到底是你的二婶娘,你不分糕点给我们二房,是瞧不起我们?”

云皎月连忙将糕点分完,生怕二房不要脸面,去抢其他长辈的芙蓉糕。

祁老夫人和萧莲诧异望向云皎月,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最讨厌的死丫头,居然愿意把仅剩的糕点全分给她们,甚至一点都没有给自己留!

云皎月眼神微沉,剜了一眼张美娘,“二婶娘,你要是有尊敬长辈的心思,为什么刚刚在牢里的时候,不去扶一扶奶奶?”

“你拿银子和衙役换了馍馍吃,不给我们大房三房的也就算了,可为什么不给奶奶?奶奶以前可没少拿好处给你们二房!”

“怎么?现在看祁家没了祖宅和家产,连孝敬奶奶和三房间的和睦,都懒得装了?”

祁老夫人越听云皎月的话,越来气,横了眼张美娘,“你这个混账东西!真是以前白疼你们二房了!”

张美娘嫁到祁家以前,是青楼雅妓出身,她深知银两的重要性。

以前恭维着祁老夫人,是看在她统管全家家财的份上,现在祁家倒了,她也没理由去巴结她!

二房老爷祁盛天惧内,小声说着,“好了,你就分一个馍馍给娘吧。”

“你看,你这么小气,连小辈都看不下去了。”

张美娘狠狠掐着自家夫君的胳膊肉,“分什么分!我小气还不是为了你们!”

“我多留一个馍馍下来,你们就能多吃一个,能多一分活着到泽州的机会!要不然咱们路上得早早饿死!”

二房老爷祁盛天不说话了……

觉得自家媳妇说得有道理,拿着馍馍边赶路边吃,也不再插话两头得罪。

张美娘把女儿祁雅儿拉走,“雅儿,咱不稀罕那几块芙蓉糕!娘有钱,娘能买好吃的给咱们吃!”

“就让大房三房吃糕点吧!我倒要看看,吃完了这几块糕点,她们这一路上还能吃什么!”

云皎月眼眸冷意叠生,她空间里有万贯家财!

就算不用空间里的财物,她也能解决一路上的口粮问题!用不着二房操心!

吃了糕点垫肚子后,祁家大房和三房也有了点力气赶路。

祁长瑾垂下眼眸,幽深的目光凝视身旁的云皎月,这个女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以前在祁家的时候,巴不得把全家的钱全都囊到手里扶持娘家,现在居然大方到把仅剩的口粮都给他们。这还是他那自私吝啬嚣张的泼妇妻子云皎月吗?

还是说,这女人是被鬼上身了?换了个魂?

祁长瑾随即否定自己的可笑念头,换魂之事只存在古籍志异小说,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发生!

一早上走了二十公里路,负责押送的衙役在一处靠近湖泊的野外停了下来。

所有流放的人都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犯人们手头上有余钱的,都从衙役手里买了水囊,去湖泊装水,以备接下来赶路喝。

张美娘也花了一两银子去买水囊,路过云皎月时,嚣张得意嘚瑟地大摇大摆。

祁长瑾薄唇上的干裂愈加严重,生硬对着云皎月说道,“你扶我起来,我去湖边喝口水。”

云皎月望了眼离湖泊的距离,正常人走路都要一分钟,更何况是祁长瑾这样走两步就撕扯伤口痛到满头大汗的病人?

好在空间里有蒸馏水和钢锯,她可以到旁边的竹林里锯几节竹子来当水杯。

刚好她也可以趁机去空间拿止痛药和消炎药放到水里,自己和祁长瑾都能喝。

“不用。你还是省点力气坐着,我去给你倒水。”

云皎月知会了声衙役,借口去小解,很快往竹林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几个额头上刺了赤色‘奸’字的男人,吊儿郎当吹着口哨,也往竹林去了。

走前还给衙役塞了几个铜板,衙役虽然嫌少,但是流放途中实在无聊,也还是抱着好事者看笑话的态度,点了点头。

猥琐笑了笑,“去吧。最多一盏茶的时间就要启程。”

祁长瑾观察力十分细致,他一度怀疑云皎月这个蠢女人去竹林不是为了给她倒水,毕竟竹林和湖泊在两个方向。

这个蠢女人肯定是想逃跑!

可看到几个男人不怀好意也往林子里去了,黑色的瞳仁忍不住蒙上一层冷意。

强逼着自己起身去看看情况,可身体却摇摇晃晃站不住。

好不容易站立起身子,又跌坐在地上……

萧莲心疼自己儿子,忙上去扶稳祁长瑾。

她是个人精,之前看到这些奸.淫掳掠的犯人时,心里早就开始担惊受怕。

说出自己的想法,“瑾哥儿,管那个贱妇做什么?”

“流放途中,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和那些犯人起冲突。没准一个云皎月够他们玩了,就不会想着要去折磨我们祁家的女眷。”

小说《首辅大人不好了,娇美娘子要卖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